林墨陌

瞎写写一个四百天相遇贺。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遇见这样的人。她的头发是浅浅的灰色,眼睛里藏着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笑容会被染成一个干净又透明的颜色,融化在这片天空底下。她算是我的妹妹,但所有的机缘巧合全部起始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游乐园。彼时墨殇还长着一张没长开的娃娃脸,又软又白,很让人想上去捏到泛红。她一个人纠结苦恼地站在门口,有些慌张地扫了扫周围,见了我朝她走去才有点无措地张了张嘴询问,你是…墨陌?

我说是,被她这幅迷茫的样子惹得想笑。我不姓墨,可墨殇是这个姓,我倒也不介意跟她换个同样的姓氏,被这么喊了也不生气。那时候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在偌大的世界里跌跌撞撞或许相遇过好几次,但谁都不记得谁;仅仅这一天开始才认识彼此,反倒被这陌生与紧张磨得没了性格。我们一起笑,小心翼翼地压低嗓音,决定要去哪里玩:这游乐场很大,而过山车尤其多。我们在尖叫声中消磨掉了一整天的时光,直到夕阳渐沉,而橙红铺了她满身。我们的家在截然相反的方向,但并不远。我说要送她回去,她也只是挥挥手,让我也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我在原地看她走远了的背影,影子又长又暗地逐渐远离我脚尖,却是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孩子。我转身走了,偶一回头还能看见她站着等红绿灯的渺小影子渐渐地不见了。

我和她相识并不久,四百天约莫算个一年加一个月左右。我和她初识在个夏季,可准确的日期谁也没好好记。这需要什么呢?一年里我们还是常常出来玩,不是情人却非要出来约会。她比我小一岁,我乐于听她喊我姐姐,只不过这愿望没能经常实现,大概是因为我也不想居高临下喊她句妹妹。我看着她走过这段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找了个恋人,过得倒也开心,这很好。我希望她幸福,并且开心地走完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时常吵架,但算是小打小闹地吵,并不会真的影响感情;这大概是必要的调味剂,而缺乏争吵的生活则显得无趣且单调。我们这样走过了认识这么久的四百天,这可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后来她的娃娃脸就不那么明显了,稍稍长高了些,而双马尾仍旧扎在脸侧,低低地就只是绑了个蝴蝶结。我给她挑裙子,看她从试衣间里走出来还不给我拍照留念,着实可惜。

干嘛不呢?我坐在她对面任由她抱着素描本画画,一边开口询问,且深感惋惜。

当然是因为不好看。她没怎么理我,只指挥我坐端正,接着让我不要说话维持这个表情,我不听。怎么会不好看?很好看啊。

她真没理我了,只是安安静静握着笔,但显然没动手画。我自顾自地说下去,说你怎么会不好看呢?她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从头到尾从来没觉得她有哪里讨厌。我说得觉着想笑,猛地一下站起身把手撑着桌子上,我们走吧!

去哪?小姑娘迷迷茫茫看着我,眼睛里满是困惑。我先前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她,但我现在知道了,这可真不需要什么原因。我抓着她的手把她拉起来,指了指天空:我们走吧!未来闪烁着不可理解的美丽,是因为你还在我身边。走到我们两个都没有办法回避的死亡之前我们不会分开,且死后这段情谊也不会终结。我说地府之下你可不能丢下我,墨殇愣了半天突然跟着笑了。

除了你我还能跟谁走呢,她说。

评论(4)
热度(3)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
“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