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Hibimomo]发卡

“Hiyori…真的是,无可取代的吗?”


Cp雨宫响也×如月桃,虽然cp意味不明显…。

大写OOC,意识流+生硬的心理转变凑数,仿佛hibiya不是一个小学生jpg.  车祸组已拆,雷者慎入。





“不要。”


又是惨遭拒绝的一天。

新买来的可爱物件被弃置于桌上、理应接受它的主人则别过脸去,犹如傲气的公主般高高地扬起头,目光甚至没有在它身上多停留一秒,嫌弃之情也没有丝毫掩饰。

明明是非常可爱的发饰。黑色倘若淹没在发丝中间,装点着的淡粉色蝴蝶结则会被特别凸显出来,理应是足够为少女加分的装饰。为了这份礼物在好多好多可爱的饰品里挑挑选选,男孩子站在精致的精品店前,也得有着天大的勇气才跨得进去,若不是「日和即将对自己露出笑容」这一未来支撑着自己,或许早就选择落荒而逃了。

“太土了。”

然而。

仿佛是习以为常的语句般流畅地自唇齿间溢出。比想象中的还要伤人,不过朝比奈日和特色当然也包含了牙尖嘴利的吐槽攻击,纯正的朝比奈厨显然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才会冒失地递上礼物。我默默消化朝比奈式攻击,过于习惯之后反而已经麻木,伤害值逐步减少,不再成为巨大的心理创伤。目睹日和将目光移向某扇紧闭的房门,自觉心痛感也逐渐麻木,对遥的嫉妒心也已经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开始对这份事实进行无视。

风扇呼啦呼啦与蝉鸣交合叫嚣着,成为夏天房间里唯一的冷空气来源。

空调在前几天就坏掉了,客厅因为只剩下两人而显得空旷安静。虽然说只观察日和就非常让人满足,但是只听着机器运转声的日子也单调过头了。

日和本身除了期待地看看遥的房间之外,也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上喊着「夺走你的视线!」……这类颇为羞耻性台词的大婶。

完全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成为热门偶像。

我的意思是,那个现在很火的十六岁少女偶像,「如月桃」。

说实话,虽然答应过要改口不再喊她「おばさん」,但这种事情改过来也太难了吧。硬要说的话,只能维持这个称呼,对一个十六岁的女子高中生喊「Momo」什么的,我已经尽力了。

当然也询问过日和喜欢她的理由。好像这也是日和来城市的原因——得到的回答是「因为她真的超可爱的,不觉得她能够吸引大家的视线,总是能够成为世界的中心吗?看着她就能完全沉浸进她的表演里……」这类回答,果然不出我所料。

不过如果让日和知道我认识おば——咳、「Momo」的话,我会有大麻烦的吧。

各种意义上的,不论是对我还是日和还是おばさん来说。

虽然她确实,有种让人将视线不自主地沉浸在她身上的能力。

就是那个吧。

「目夺」。

我叹了口气,有意放低音量不被日和听见,不然的话她会误以为我对她有什么意见的。我本以为能够持续保持对日和的热情,然而兴许是城市里的夏季高温过于让人不适,兴许是因为礼物再一次被拒绝而感到不满,总之在不满的情绪蔓延至心头波及到日和之前,得赶紧离开才行。

已经不是合格的朝比奈厨了吗,我唾弃自己。竟然想要离开日和、按照正确的朝比奈厨思路来说,能够在她身边多待一秒都是死不瞑目的幸福。

不过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快点离开这里…日和有那家伙的陪伴,应该没问题吧。我将目光轻轻挪动扫视一眼房门,里面的白发青年始终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算了,不管了。

目光接触到日和的背影和桌面上的发卡,两种事物同时出现于视野,其被嫌弃带来的悲苦心情促使我加快脚步,朝日和说着「我出门了!」,穿好鞋子,用力关上了门。

“你去哪里……喂!”

同时,也将这样的声音装作没听到似的,锁进了门里。



要去哪里?

这样的问句浮现于脑海的刹那,及时止住了我往外行走的脚步。在屋檐下就已与夏天会面,阳光仿佛嘲讽叫嚷着「快滚回去!」,在无声的午后大笑起来。

可恶。说起来也是,完全没有目的地…虽然拜大婶所赐,对这个城市的陌生感已然消失,当然也不会再迷路;但是对目的地这种事情果然还是没有底。况且是在这样的高温之下,夏季犹如炽热的火炉,与我家的夏天截然不同。

拜お、——算了,一个人的时候就不改口了。「拜おばさん所赐」这话并没有说错,在出现了这样那样的意外之后,顺利地每日被迫脱离日和,以「探索这座未知的城市吧、响也君!」为理由来开展每日游玩活动。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会认识那样蔓延着一股大妈气息的女人,和精致可爱的日和完全是两个级别。我又为什么会答应和她每天在高中补习放学后在夏季里两人闲逛,这则又是另一个未解之谜。

和什么「人气偶像」出门就是麻烦,又没有日和,朝比奈厨每天过得索然无味啊!

那你为什么又从日和身边跑出来了呢?

闭嘴。

我持续进行着思考。

似乎是暑假来了这边没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认识了那个おばさん,还有奇奇怪怪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目、——目隐团。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成了其中的一员。那个遥竟然也是成员之一,说实话,里面果然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人吧。

在他们口中的事件,我一个都不明白,更何况什么记忆。回过神来就变成了这种状况,总之姑且这样进行下去就是了。

真是搞不明白。不论是发生了什么,还是他们是什么人,全都搞不明白。然而不能理解的是,我却在其中感受到某种从未感受过的安心感。

莫名其妙。总之不论如何,我能做的也只有无视其中的违和感,就这样继续生活着。


——但是事先说好。这种生活可没有想过要包括在烈日下行走。

不断擦拭着额角渗出的汗水。

脚步虚浮地踏着地面,即使穿着鞋子也能感受到连地面都散发着热度。不断地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留在房子里已经无事于补,现如今就算回去也会被日和嫌弃的吧。我将手心伸入衣袋,摸了摸方才捞过一枚小巧的什么。

到底要去到哪里啊,双腿擅自行动,并没有考虑过目的地,只是纯粹地迈动脚步,绕过街道、走过午后的阳光,沿着高楼建筑间弯弯绕绕的路途前进。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如果不是おばさん每天拖着我绕来绕去,现在的我早就迷路了吧。

搞什么啊。……不,等等,这条路怎么越看越熟悉……

“咦、诶—响也君?你怎么在这里?”

——果然如此吗?!


我所到达的地方,是Momo的偶像事务所。如你所见,我在这里遇见了她本人。

虽然说这个称呼断然不能喊出口,确实对女子高中生来说过于无礼,不过就服装品味而言,我认为我这个说法没有任何问题。就算让我改口,让我再强调一次:太难了。

“给,果汁。…诶,从日和ちゃん那里跑出来了吗…”

话说回来她为什么会在事务所啊。平时看她好像也只是手机联系的样子,偶像活动最近也停止了,这回是去干什么啊。

一边打开了果汁的拉环,一边点头权当回应,我将果汁倾入口中。冰凉的气息顺着橙色液体灌进喉咙,和她一起站在树荫下作出如此无姿态的行为,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实在是想叹气。

最近,对日和的态度稍微有点冷淡……毫无缘由也毫无证据,我却切实地感受到了,「我可能开始不喜欢日和了」这件事。

以前似乎说过『包括任性、害羞了就会揍人的癖好、风吹动发梢传来的香味,我全部都最喜欢了』之类羞耻言语,现在想想还真是夸下海口。

我根本做不到不是吗。现在就已经为这样的日和感到痛苦了,不论是她本人的容貌、亦或者是对她的性格,「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的日和」,甚至出现了这样对自己的质疑。

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似的,桃在一旁注视着我,一语不发,指尖倒是撩拨着发丝一直往耳后别去。

我扭过脸。

“干嘛。别盯着我。”

“不…”她略有困惑地回应道,“只不过、现在的响也君看上去就像是为恋爱烦恼的青春期少年一样。”

在我来得及回应前,那家伙又暗自嘀咕着,“明明只是个小学生而已。”

“你看不起小学生吗?!”我大声说,绝对不是因为被击中了弱点而跳着脚反驳,绝对只是大声地以气势回击,绝对绝对没有心虚:“你不也只是个大婶、啊——说起来连恋爱都没谈过的人说什么青春期,自己就已经没有了青春一词可言吧!”

“你说什么!?”

……

夏天——好热啊——。

高温里只会让人疲惫感翻倍加重,即使处于阳光不能到达的结界之内,和对方大声以音量对决叫嚣自然不算缓解炎热的办法之一,即使战斗最终以对方的败北告终。说实话,好想回去啊。大下午只是因为礼物被拒绝就不管不顾地跑出门,明明已经习惯到麻木了,这不知道是在朝谁撒娇的行为看上去一定像个笨蛋一样吧。

不不、即使是笨蛋也不会放弃凉爽的室内跑来在下午的太阳里受罪啊。

话说回来,虽然我是跑出门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金发的偶像「啊?」地作出反应,半晌后猛然惊觉,“哦哦、我之前在这里漏了点什么东西…最近刘海变长了,本来说着想今天剪的,但是经纪人说留长也挺好看的,可以找个发卡夹一下,结果之前的好像丢在那里了,刚才也没找着……一会儿想去买发卡啊。”

是不是高温会使人智商降低啊。这么迟钝,连反应都慢半拍。不过刘海确实是留长了,仔细一看几乎要遮住眼睛,大概是挺碍事…的吧。

“响也君,陪我去逛吧?”

话说回来,我好像有那么一个可以拿来用的物件。

随口「嗯」地应了一声,开始低头翻找衣袋。没有带多少钱,走的时候太过匆忙也没有带什么东西出来,然而需要翻查的地方不多,很快我就摸到一个小小的、光滑的包装,按一下会发出细微的声响。

我伸手把它抓住,抬起眼睛。大婶已经站在身前,大概是在等我跟着走。将手心朝上的拳头向着她递出,正好成功目睹了对方满脸困惑的神色。

“这个是…?”

“给你的。”


躺在手心里的是那枚本该由日和收下的礼物。


“咦、是发卡!这样的话就不用去店里买了…送给我的吗?”

她倒是很自然地接过了礼物,指尖捏着包装纸的一角于眼前仔细打量。是在思考着太过土气所以要如何拒绝吗,虽然说了仿佛要接受它的话语,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一句流畅的「但是」,以及因为委婉反而格外伤人的句子。

我垂下的手臂又朝她伸出:“讨厌的话就——”

——……诶。


那家伙在阴影下背对着光。虽然并不是足以让人视线模糊的程度,我却切实的感受到对方自心底生出的喜悦,仿佛这并不是什么应该被嫌弃的事物,而是被珍视的什么礼物似的。桃一边拆开包装端详发饰,伸手扶起刘海,无法理解地询问道,“讨厌什么?”

“……”

我一时哑然。

“……你不觉得土气吗?”

“土气?为什么?很可爱啊。”

她从善如流地将发卡别在刘海上,眼神亮晶晶地注视着我,隐约从一片琥珀色里流露出某种期待。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应,只得别开目光,逃避她因为什么都不知情而显得兴高采烈的眼睛。

明明日和就很嫌弃这个发卡。

这个大婶怎么回事、果然从服装到连装饰品都是该让人无法理解的恶劣品味吗。

明明日和就拒绝了这种礼物。想要说出「本来不是为你准备的…!」的冲动开始在喉咙口盘旋。我完全可以清晰地理解如果说出口的后果,想必这家伙会露出一副茫然的神色,紧接着以满怀歉意将这份礼物归还于我,并再次鼓励我将它送给日和吧。

那样的话我就不得不再次面对日和的任性。

还有这份礼物一次又一次归还到我手中的未来。

我讨厌这样。


与其说是讨厌礼物回到我手里,实际上只是讨厌一次又一次被拒绝。在与日和相遇的时间里,我没有被她接受过任何一次礼物,只是单纯地作为被利用的仆人、亦或者一个连玩伴都称不上的陪同者罢了。礼物尽数拒绝、性格任性、述说出的言语尖锐无比,这就是我在遇见Momo之前全意喜欢着的人。她的名字是朝比奈日和,能够将我所有的心意拒之门外,无视甚至踩踏而过。

我并不是特别的。

即使是每一次每一次都被拒绝,对此习以为常到麻木的我,也希望有能够被人接受的时候。发卡能够赠送出去吗?我的礼物会被接受吗?最让我在意的事情不是这些,而是——

「我会被心怀感激地接受吗?」

没错,就只是这样普通的,不足为提的,一个幼稚的想法而已。我想要被认同,想要成为某个人心里特别的存在,想要遇见因为我是「雨宫响也」而特别对待我的人。这种想法应该不止我一个人,不论是谁都希望自己被珍视的吧。

只是因为碰巧是日和作为最耀眼的人而被我选中了。想要和别人一样喜欢日和、或者说,如果被日和所认可的话,就会被大家所瞩目。

实际上,日和的位置用别人取代也没关系。

就只是这样而已。

——啪嗒。

从不知某处传开了碎裂的声响。

到底是谁,又是在哪里制造出这样恶作剧般的声音呢。于这无人的午后,桃因为我的表情而适时地选择沉默,单纯的等待着我的回应。

但是,我是知道的。

从内心深处,回忆碎裂的声音。要和日和道别,和过往的自己道别。我现在所认清的事实,不属于别人,正是揭露了内心阴暗的「我自己」。

啪嗒。

裂缝从身体里钻出,渗入过往的四肢百骸。

啪嗒。啪嗒。飞快的,仿佛虚幻的梦境就此破裂,我朝着飞扬的粉末挥手道别。


我并不喜欢日和。

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也好,寻找自己想要得到的某样情感也好,迄今为止,我所喜欢的只不过是希望「自己被认可」的期待而已。

这份期待强加到某个人身上、也不过是对日和而言,极其不公平的许愿罢了。


所以说,再见了。

这份期待,除了我过去无限向往、且被大家都期爱着的日和之外,一定还有人可以给予我吧。



“你刚刚露出了非常奇怪的表情哦。”

“是吗。”我心不在焉地回应道,从树荫下的长椅处站起身来。比我高了好几个头的女高中生注视着我,阳光被枝叶的缝隙所过滤,星星点点地落在还算能看的某张面容上。她定定地注视了我一会儿,歪过头笑了。

“那么—。”

仿佛无视了因为我走神而浪费掉的时间般,无声地容忍着我无谓的行为,桃朝着天空伸直双手,愉快地宣布道,“发卡也有了、今天的话就去吃冰激凌怎么样?”

“还不错。”我评论道,手心何时不自觉地贴上另一只不属于我的柔软指尖,被握紧了。

“就朝着冰激凌心情愉快地进发——!”

“别喊得像个笨蛋一样啊おばさん…”

“哈?!虽然说很感谢响也君的发卡,不许叫我おばさん这件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退让的!”

啊,说起来。

这家伙收下了我的礼物…………。

目光悠悠转转地挪到额发间的发卡,我猛然惊觉,这也可以算是桃接受了我吗。

“…喂。你…喜欢这个发卡?”

“诶?啊、嗯,喜欢哦。”

“不嫌弃吗?太朴素,太奇怪……什么的。”

“为什么要嫌弃?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啊。”

桃又笑起来。

为什么总是用这样耀眼的笑容出现呢,那份「目夺」的能力,莫非在不使用时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的生活吗。

这样明亮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笑容……。

“——因为是响也君送的嘛。”


“知、知道了!别说这么羞耻的话…”

哼哼。她从鼻腔间发出不怀好意的得意之声,“难道说,你在害羞——”

“闭嘴おばさん!不是说要去吃冰激凌、要去的话就赶紧去…”

桃偷笑起来。

“响也君,脸红了哦。”

连牵着的手都开始发起烫来,我拽着她匆匆迈步,将什么都看不见的背影留给她。

接下来背后就不再传来笑声。

…怎么回事?

略微平静之后下定决心,我转过头。

桃的目光在接触我之后就慌慌张张地逃到了别处。


结果这おばさん自己也在害羞啊……。


评论(3)
热度(27)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