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天最】茫然的侦探和茫然的梦

【第一届超高校级的天最文接龙】

○参与者的圈名按顺序用【】括起来啦(x)

○全程高能注意。

○一起动手丰衣足食!







【苏罗】
「所以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最中觉得自己的眼睛稍微有点儿疼。
她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弟弟……呃。在对另一个男孩子动手动脚。

「天海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绿发的美型少年回过头笑,笑容在昏暗的房间里显现出的温柔,完全没继承到父亲那副动不动就希望希望的即将要黑的趋势。

家里蹲的大姐露出了类似于纠结的表情,眼神复杂,听着自己弟弟说,「不当讲。」

………………你怎么好意思?你怎么好意思说这个话??

最中的眼神更复杂了。

「你们就不能出去搞吗?」她压下声音说,作为一个为弟弟18x直播……哦不是是性取向担忧的家里蹲她仿佛看到了自家父亲失望的眼神,「你这样会让希望厨变得更加容易发疯。」

我当然知道。叛逆期的天海兰太郎暗道,然而怀里睡着的最原太可爱了让他忍不住又揉了几把,对姐姐的苦口婆心充耳不闻:
「不会让他发现的。」

不会?我去你的不会,最中由衷地想,现在的小孩子真是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她瑟瑟发抖地抱紧了怀里的黑白熊,悄悄按下黑白熊玩偶里的摄像头,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心情复杂地继续劝道。
「现充爆炸。」


【瓜菓】
其实猝不及防地被天海压在身下的最原是懵逼的。

<……???为什么我会在天海家???他还有个绿头发丝瓜马尾的姐姐???我在哪??>这样想到。

他不敢动弹怕让天海察觉自己根本早就醒了 但是脸上一双不同于自己的带有骨节的手的触感实在是酥痒难耐  稍稍过了一会儿,有人打破了这尴尬的沉寂(。

“还要再继续装睡吗,终一…?”身上的人突然开口让他有些慌乱,睫毛抖了抖身体依旧不动弹。

“再不起床我那白海藻爹爹就要进房间里来了哦…所以在那之前还是请终一换上女孩子的衣服待在乖乖的待在我旁边好了。不然被识破我的性向就糟糕了呢……”天海无害地笑了笑。

<!!!!!?????>最原终一突然从床上弹起来。
然后发现旁边扎着绿丝瓜马尾的女孩子抱着一只黑白熊摄像头的反光射进了他的眼睛。


【新原】
“……呃,你在做什么?”最原感觉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特别是被那个黑白熊款式的摄像头,以及和江之岛一样装扮的女孩盯着,不由勾起了自己在某个监狱学院的噩梦。

然而女孩似乎完全无视了他的话,伸手啪叽一下就按在了最原的胸上。

“啊嘞,蘭太郎原来喜好一马平川的类型啊——”

“……等,等等?!!”

最原惊呆了,下意识躲过袭胸的爪子并护住胸前。

——这个绿丝瓜头的姐姐居然吐槽的是自己的胸围而不是自己的性别!?

“哈哈~难道说是蘭太郎想自己慢慢揉大吗!真是好色的弟弟啊——青春期的性意识萌动么~噗噗…”

“…………”

超高校级的侦探——最原终一,发现自己完全插不上话,或者说根本没有可以论破的发言。

看起来心情愉悦的少女抱着诡异的布偶小跑着退出了卧室,最原拍拍受惊的心脏感觉心绞痛。

他的视线转向整头底下——一套希望之峰学院的女款校服,正叠得整齐的躺在自己眼前。

【点雨】
最原选择沉默。

  咳咳,我们先不论天海是怎么拿到如此崭新的校服,也不论最原是怎么来到天海家里的——

  不管怎么说,女装还是要换的。
  最原顶着天海不怀好意(自认为)的眼神,将上衣外套脱下。

  “……天海你看够了吗。”一向淡定沉稳的最原难得地炸了毛。“转过去。”

  天海眼睛笑得眯了起来,但最原明明看见了天海笑容背后的不怀好意:“明明都是男孩子,终一怎么这么小气?”

  还没等最原反论,天海又凑近了一些距离:“不过终一长得还真是好看……啊,皮肤也很白呢。”

  最原顿时感到脸上一阵烧。

  天海看着最原可爱的反应,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终一不用紧张,我转过去就是了。”

  说完,他真的转了过去。
  最原江信江疑地看了天海一眼,确认他是真的转过头了才又开始换。

  …等等谁来给我解释一下为啥还有胸罩和胖次!
  【害怕•最原限定版.jpg】

  不知过了多久,天海终于听见最原用极小的声音喊了一句:
  “…好了。”
  天海回过头,映入眼帘的却是极具有视觉冲击力的一幅画面。

  最原上身穿着浅棕色的西服外套,里面穿着纯白色的衬衫和整齐的明红色领带,下身则是……长度只能到大腿的一半的棕色超•短•裙。

  那浅棕色的超短裙配上纯白的天鹅绒过膝长袜更是显得那双腿修长,中间露出的绝对领域更是令天海挪不开自己的视线。加上最原眉清目秀,本来长得就像一个女孩子,这让他显得更加清纯动人。

  此刻,最原面向着天海跪坐在床上,从外人看来根本就是一个身材瘦高的年轻女孩。不安和羞涩将他的脸颊和耳尖染红,而又使他捏紧衣角低下了头。

  天海吞了吞口水。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绿丝瓜【划掉】姐姐多余的校服经过自己的修改之后穿在最原身上会这么……可爱。

  “天…天海……”最原把头埋的更深了。“别这么看着我……”
  天海感觉自己的名为理智的弦绷开了。

  “好了现在天海你……诶等等天海?!”
  等回过神的时候,天海已经把最原摁倒在了床上。
  最原被压倒在了床上,面前的天海与自己相距不到10厘米,他能感受到天海喷出的吐息打到自己的脸上。

  天海看着他一脸呆萌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一声,然后吻了上去。唇与唇之间触碰的柔软虽简单却能让人欲罢不能,怕最原磕到而护在他脑后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游走……

  看见自己的儿子和一位穿着母校校服的女孩子在床上不可描述的狛枝内心是复杂的。

【苏罗】
狛枝想,我在这世间活了那么多年好歹是个成年人,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为什么他们都已经变成了这样。他沉思着,神色间满是痛心疾首的悲戚,天海!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这很不希望!

最中站在一边心情更加复杂,在感受到那个男……对对对,男孩子的胸围之后她也陷入了绝望的沉思,天海!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萌平A,你太让我失望了,这家里的脱团的人不是都喜欢巨乳的吗?

这一老一小站在门口被那家里的大哥即将拉下绝望的深渊,总的起来心情是差不多的,天海!你怎么可以这样!

天海想,我为什么不可以这样?
他慢条斯理地坐起来,整理好衣服顺便伸手把还在迷茫中的最原拉起来。女装少年最原终一还处于不明状况的发呆中,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声音有点哑:「……呃,天海?」

天海又掐了掐他的脸,玩得倒是很开心,全然不顾那边心情复杂的两位亲人。狛枝在看着他们半晌之后率先除了声,在安静过头的房间里就显得格外清晰:「天海?你在做什么?」

对陌生女孩下手并不希望,他如此想到,这让他想到了学院里的江之岛盾子的尸体——那具支离破碎但依旧有人前赴后继地追随着的尸体。

天海张张嘴刚想说点什么驳回棉花糖,这话就被另一个人先给堵住了。站在门口的王马小吉笑得不怀好意,矮个子站在门口一点儿都不显眼。他深紫色的眼睛扫视一圈周围笑得更开心了——「呀,最原酱和天海酱?」

搞事的三个人被这话一惊,狛枝和最中是迷惑小吉怎么会认识最原,天海是暗暗心惊小吉会不会说出最原的事情,何况还在状况外的最原。

狛枝问,「你认识吗?」
「当然了。」小吉嘻嘻笑,「我们可是同班同学,我最喜欢最原酱了~」

最中表示不信。她没说话,眼睛盯着小吉用眼神表达了对小吉深切的问候,散发着浓浓的恶意。小吉有点失望地垂下头,「哎呀,被姐姐看穿了?我是不喜欢最原酱啦,我——」

天海当即用眼神截住小吉的话头,两个眼抽筋患者眨着眼睛瞪来瞪去好几个来回。

天海:别说话。
小吉:我不。
天海:请你一个星期的芬达。
小吉:太少了,我不。

说时迟那时快,小吉一仰头看向狛枝,将刚才的话接了下去:
「我是不喜欢最原酱啦,我怎么会喜欢男孩子呢?」

「……」
寂静一片的房间里只剩下几个人的呼吸声,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瓜菓】
<“!!!?什么!??”>最先响亮划破整栋楼的一声是狛枝吼出来的。

他沧桑布满绝望的手,突然垂了下来(……即将晕倒状,最中吓得赶紧扶住这位大龄父亲的老腰(。天海纹丝不动还是笑颜着驻在那……

也只能驻在那了吧……?

“啊真是的天海居然带个女装可爱男孩子回来……!!虽说伪的过去啦啊…但是你这样对老爹太过分了吧……他把你培养成酷哥不是让你搞homo啦…!(虽然自己也是……。”

暗搓搓地。最原瞥见了王马小吉眼里闪过危险搞事成功的光芒(而现在这一房间四个大男人外带一个移动摄像头(真的是让他黑线不止。

“あ……”侦探也要崩溃了……总之,先试着解释一下吧…??比如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醒来是天海的房间 差点被搞然后又被搞事的再插一脚(。如今应该应付下这位老丈人吧…??诶老丈人???

最原已经要崩溃的同时伴随着脸红和汗颜不止。不行……总要有人说出来…他不敢抬头直视天海,更何况现在还穿着这身 成什么样子啊…(。

“……对不起,那个…。嗯…我是和天海真心相爱的……”

“…诶??这是家庭聚会吗,早……”刚醒的呆毛穿着映入眼帘的草饼love睡衣推开了这间无声尴尬的门(。


【新原】
“……………”穿着略显不整的制服裙的最原看着来者脑袋上熟悉的钩子。

“……………”穿着大号睡衣的日向看着陌生的客人的脑袋上熟悉的呆毛。

“你是——” “你——”

“灰原!!!”“江户川!!!”

“这不是死神小学生的片场啊Kuma!!!”

最中怀里的黑白熊突然窜出来给主角组的脑袋瓜一人挨了一下,最后栽在日向的钩子上,失去技能的机器熊咕噜咕噜的滚到地上,滋滋滋的冒着电火花。

——发现尸体应该要学级裁判吧…不过死者是黑白熊的话,…就让他死了吧。

除了最中姐姐之外,在场的五位男同学这么异口同声的想着。
“呃……那个,公公,啊不不,狛枝君。”
最原清了清嗓子,捏着裙角努力护士两腿之间空荡荡的微妙感继续开口,
“我和天海是真心相爱的,所以,所以……”

为什么感觉好害羞,…是因为穿着裙子的缘故么,还是因为在场的人的注意力其实都在自己的绝对领域上。

“来,终一君。”

“诶?”

闻言少年抬起头,噗咻的一下被天海套上蓝色的条纹外衣,虽然说只是上衣,但体格的差距还是能使衣长遮住那晃眼的绝对领域。

对面疑似公公婆婆的狛枝和日向将这男友力爆表的一幕看在眼里,

前者说这孩子很有我当年的风范啊,
后者毫不客气的拍了一把球藻脑袋,脸上还有莫名的红晕。

“嗯,就如终一君说的一样,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天海顺势拦过还在卷袖口的最原,有些歉意的歪了歪脑袋看着自己的恋人,


“抱歉啊终一,让你难堪了…这件事情本该让我说才对,”


“啊不…,没,没什么。”


牙掰,这个人好好看啊,特别是现在声音和温度都靠得这么近,身上又是对方气息的上衣,要不是在场有小朋友,最原保不准自己会亲过去。



【点雨】

  全场沉默了五秒钟。

 白海藻啊呸狛枝突然伸出他苍老的手颤颤巍巍地抚上自己的额头,旁边的日向也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呜呜呜这真是太希望了……”

  狛枝抬起头,果不其然是满脸的泪水和口水(啥)。

  “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希望啊这就是充满无限的诚意与幸福与梦想的死巴拉西的希望啊能够亲眼看见自己的儿子与儿媳妇向我们宣布在一起自己儿子出柜的不幸和他们幸福在一起的幸运相碰撞发出巨大的希望光辉的瞬间居然也连我这样的人都能亲眼目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疼!”

  “你爸的意思是他同意了而且很开心。”

  日向无视狛枝“啊日向君好疼啊要抱抱亲亲才能起来”的碎碎念,收起手刃然后一脸无奈地面向着他们。


  天海和最原刚从“父母居然这么快就接受了”的惊喜中走出来,却又听见小吉的声音。


  “嘤嘤嘤我哥终于娶上媳妇了爸爸妈妈也终于可以抱孙子了我好激动啊嘤嘤嘤嘤嘤嘤——”

  亮晶晶的泪珠在他的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闪闪发光的泪珠顺着就这样顺着他的脸颊滚下来,滴在嘴角上、胸膛上、地上……

  “那这样的话就请双方接吻怎么样!”


  然后瞬间消失变成了狡诈的笑容。


  “…诶?”最原懵了一下,然后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脸红。“等,等等啊王马同学!”

  “有什么不好的吗最原酱~?”对方的脸上充满了恶意的笑容。“书上不是都说了吗!要证明在一起了就要接个吻啊是不是!”

  天海用感激的眼神回复他,对方也坦然地用眼神表示蛤蛤没关系只要帮我承包下接下来一个月的芬达就可以。


  但最原显然还是有些羞涩:“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太……”

  “小吉啊你这辈子终于做了一件好事。”最中把薯片袋子豪爽地一扔,然后捡起明明已经狗带的黑白熊,然后像小孩子一样拍起手喊:“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最原:“……???”


  “啊虽然看着自己的工作伙伴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感觉心情很复杂啦……”日向挠了挠头,笑了出来,“总之祝你们幸福。……喂狛枝别哭啦。”

  “我我我这这是感动的泪水!没想到我这样的杂碎居然也能有看到这充满希望的一刻我果然是幸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咳咳日向君你轻点!”

  “憋理你爸他又犯病了。”日向抚额,“总之你们两个还是亲一下吧,不然他们不会放过你们的。”

  最原:“等等狛枝和日向前辈你们…???”


  “不,你应该叫他们公公婆婆了。”天海笑着,骨节分明的手抚上最原的脑后。“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就不要害羞了吧?”

  “…天海?!啊等等…唔!”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了一起,脸靠的很近。最原可以看到他脸上的绒毛,闻到对方打在自己脸上的吐息。他紧张的闭上了眼,连眼睫毛都在颤抖。

  天海看见可爱到像小动物一样紧张的最原,不由得轻笑一声,然后把他搂紧,虔诚的吻上他的唇。


  最原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才迟钝地发觉,自己的语言和理智已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

  他无法把注意力放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跑出屋子的其他几个人,在唇与唇相触,舌与舌缠绵之时,他发现自己的脑袋里全部都是天海。

  不知过去了多久,在最原差点怀疑自己要窒息的时候,天海终于松开了最原。

  最原红着脸喘了好久的气,然后突然主动地一把抱住了天海,眼泪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流淌下来。

  天海觉得好笑。他抱住最原,让最原的头埋到自己的颈窝里,带着微笑凑在最原的耳边,低沉的男声听上去像是呓语一样:

  “好啦,终一,该醒来了。”


  ……该醒来了?




  最原睁开眼,上面是看上去冰冷又毫无温暖气息的白色天花板,电子钟上显示出“6:00am”的字样,房间里除了他什么人都没有。


  “…是梦啊。”他轻笑出声来,眼泪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也对,我该醒来了。

  一回过神来就在天海家也是,遇见他的家人也是,被逼着穿上女装也是,与天海亲吻也是……

  全都是梦啊。


  天海他……明明已经在那场互相残杀中死掉了啊。









  “才不是。”


  最原一愣,本能地对声音做出了转身的反应,可那声音的主人却先一步抱住了他。

  最原当然能分辨的清楚他的声音,那人柔软短发的触感和松香的味道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

  最原被这巨大的惊喜震撼到身体不住地颤抖,视线已经模糊不清,只听见身后那人在充满歉意的解释着什么。

  “哈哈,是这样……游戏结束后黑白熊就把我们从游戏程序中带出来了,毕竟只是综艺节目,要是真的死人的话他们早被抓起来了,所以大家都没有事哦……唔?”

  让他没想到的是,泪眼模糊的最原用嘴直接堵住了对方的话。

  最原生涩的亲吻让天海眯起了眼睛。搂紧了对方,天海加深了这个吻。

  不得不说,比起自己青涩的吻技,天海显得更加熟练。无法熟练的换气导致最原再一次成了被动方。

  双唇分离,最原凝视着对方眼睛之中倒映出来的自己,任由对方将自己的泪痕抹去,然后紧紧地抱住他。


  “终一,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天海。”

-end-




搞事成员:  @点雨雨雨    @新原兮子   @白底粉樱   还有我

标题的不同写法:

 绝望的最原终一与希望的搞事一家!

 天最接龙之<我为什么会进入搞事族一家>

茫然的最原和茫然的梦

这个故事到底是想看抓奸还是见家长还是抱孙子


评论(6)
热度(60)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
“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