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英加]矿泉水

摸鱼jpg,ooc,慎入。
跑完步很想有瓶水喝嘛。

-

太阳实在是炽烈得过了头。

他双手撑着膝盖在草坪上喘气,身体重量全数交付膝盖以下,简直站都站不住。马修不得不稍微让双腿跨开一点距离,以扶住身体不要前倾摔倒;他现在实在没有余力支撑自己,只能提早做好防备,免得摔上满身的细草屑。

好热啊……

跑完步很想坐下,但是这样的话对身体不好。马修已经不记得具体是对身体哪里不好,只记得剧烈运动之后不能坐下,跑步首当其冲。他猜想自己现在一定相当狼狈,弯着腰,汗水从发梢间融合坠落……但是没办法,双腿所余下的力气不足以让他行动,腹部传来的钝痛感让他想起来前几天被揍时的感觉,比这个要疼,但是没有现在难受,喉咙口黏黏糊糊地被堵住声音,像夏天被融化的冰激凌,无法吞咽。

阿尔在不远处吵嚷。他和马修一起到达终点,现在站在旁边大笑着自我夸赞。或许他比马修快一点点冲过终点线也说不定,总之紫瞳的青年已经精疲力尽,而阿尔还好像神色如常。马修一个人俯着身,目光于青绿的草坪上来回转动,时而痛苦地闭上眼睛,喘气凌乱且急促。他尝试着深呼吸,抬起手轻飘飘地扶了扶即将滑落的眼镜。

仍然没人注意到自己。

他已经不太会因此而感到失落了。马修用力抿起唇角,缓慢地开始尝试直起身。草屑被踩乱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模糊地动了几步,安静下来,然后再次出现。马修听见脚步声淹没在人工草坪,沉闷得过分,却因为逐渐接近而变得清晰。

一双鞋子暴露在俯视角度的视线里。

白色的球鞋,虽然有点旧了,可看得出被爱护得很好。沾着一点点草屑,鞋带也是白色的,系出的绳结安静地躺在鞋上。踩在鞋子里的是同样白色的袜子,马修闭上眼睛,用力深吸口气,开始深呼吸尝试调整。

“喂,”鞋子的主人在他头顶传来声音,有点犹豫地停顿两秒,“…你没事吧?”

“————………………。”

马修怔怔地抬起头,对上一双墨绿色的眼瞳。他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喉咙藏住他余下的所有言语,时间只够他徒然地瞪大眼睛,思考能力和夏天的炎热一起在脑海里融解。他惶惑地抬起手,声线在喘着气的停顿里断断续续地连成句子:“…和我说、吗?”

“啊啊、当然了。”

马修深吸气、呼气,一次又一次地调整呼吸,又低下头。他现在感觉好受一点了,然而腹部的疼痛感仍然没有消去。他想道谢,想着回应让大家都安心的「没关系」,然而亚瑟上下打量他几眼,手里传来塑料被挤压的一点声响,不知道在做什么;两秒后,马修垂直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一瓶没有瓶盖的矿泉水。

“喏,”装载着夏季林木色调的眼睛说,“你先喝了吧,跑得太猛了。”

过了半晌,那声音又别扭道:“…也不是故意给你的,只是手里多了一瓶!我才随手给你的……”

是的,谢谢……紫色眼瞳的孩子直起身,流露出介于为难和幸福之间的一点微笑。亚瑟看着他,有点眼熟又有点陌生的男孩子轻轻接过塑料瓶子,从弯弯的眉眼弧度里渗出温柔的笑容。亚瑟没来由地猜他这笑容无人知晓过,但又不能理解。他既不知道马修为什么在笑,也不知马修为什么要笑,只模模糊糊地看着他,看他半弯腰,又和他道谢。

“谢谢你,亚瑟先生。”

那就别露出这种感激的笑容,和几不可见的哭腔啊。他有点讨厌自己的敏锐了,只得抿起嘴唇,右手犹豫着是该摸摸他的头,还是稍微擦拭脸上的汗水——最后,还是轻轻放到肩膀上。

“大不了,”他听见自己说,“以后跑步给你带瓶水就是了。”

那孩子怔了怔,又笑起来。

“好的,谢谢……”

评论(2)
热度(17)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