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埃利里奥]秘密

埃利奥特×里奥,钢琴组。

极度OOC预警,相当意识流

只是个突然的脑洞,本来只想写段子的,一塞心理描写一下子就变味了(

算了,写都写了。



01.

睡着了。

是今天的太阳太合适午睡所以不知不觉地倒在书上了吗。

里奥抬起头,抚着书页边缘的指尖也停留在原地。趴在桌子对面的少年眼帘紧闭,以平静的神色陷入微弱起伏的呼吸中。埃利奥特的表情很少见到这么安稳的时候,在铺盖着淡金色的太阳里趴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做梦。

睡着了。里奥合上书。

不时歌唱着的鸟鸣杂乱地合奏了几瞬,在动摇着的林木间注视着他们。

埃利奥特。里奥想,埃利奥特睡着的表情,这样毫无防备地趴在外面的样子真少见啊。明明平时都是一副易燃易爆炸的样子,稍微说几句话就会炸毛,却有这么松懈的时候。

他神使鬼差地伸出手,穿过了一小片倾斜的阳光与棕红色的硬皮书,触碰过多少次纸张书页的指尖现在轻轻陷入脸颊的软肉里。埃利奥特的脸出乎意料地软,偶尔戳一戳有利于放松心情。

里奥垮下身体,空闲的左手支撑着自己的脸,放松地叹了口气。

喜欢——吗…。

正因为没办法将这种心情直截了当地告诉埃利奥特,所以才会止步于此。即使睡着了也无法说出口的字句,只能在这种时候注视着他,悄无声息地为此微笑吧。

既不是偶然间点燃别人时的愉快,也不是对外人流露出礼貌性质的笑容。

仅仅是看见了埃利奥特难得一见的神色,就从心脏处钻出细细密密、酥麻而酸涩的情绪。无法压抑过速的心跳也是因为这样的心情,不知何时唇角弯曲着的弧度也是因为这样的感受吧。


眼里的世界充斥着别人看不见的光点。

这样的差别让他在幼年时被说成怪胎、怪物,总之怎么样都好,但和普通人不是同类这一点,谁都可以理解。

但即使无数次厌恶着这样的眼睛,他也没有告诉过别人——他其实一直觉得,这样的世界也很美丽。

啊啊。正如现在自埃利奥特身后腾升而起的万千光点漂浮在空气中,与淡金色融为一体。为阴影笼罩的棕色墙壁,站立在阳光里的书架,行走的时钟指针能在这里停下就好了。

里奥轻手轻脚地将双腿挪到毫无阻碍的桌外才站起来,脚步声轻而柔和地响起。稍微跨前一步就可以到达的距离,没有理由就出现了的想法,就这样付诸行动也没关系。

他在埃利奥特身边蹲下身,将碎发拨到耳后。

——只有一次的话,也是可以被允许的吧。


在触及柔软的脸庞之后就感到稍微被压陷的嘴唇,仅仅是轻柔地触碰的话就像是单纯的祝福而已。里奥没有闭上眼睛,始终安静地望着埃利奥特的侧脸,如同那个意味不明、比起亲吻更像是「触碰」的动作一样戛然而止。虽然我行我素,一直以来只需要将自己想说的话告诉埃利奥特就没问题,但是这件事也需要保密。

胆怯也好,担忧也好,怎么样都没关系。只是单纯地害怕「说出来」这件事而已。余光所触及的落地窗后是熟悉的风景,无法让风停止、无法让云朵停留、无法让飞鸟止步,无法停止时间,也无法将所思所想都说出口。里奥略微抬起头,慢慢地站起身,脚步声自埃利奥特耳畔远去,又重新坐回最初的位置上。

“…也稍微休息下吧。”

这么对自己说道。

于是他取下眼镜,将手臂叠合在桌上,以与埃利奥特如出一辙的姿势闭上眼睛。



02.

他闭上眼了吗?

埃利奥特微弱地动了动,慢慢地向上掀开眼帘。


因为是浅眠的人所以稍微戳戳脸就会醒,本来想抬起头,却被即使闭着眼也能感受到的视线所阻碍了。那家伙现在是什么表情?至少他没办法在里奥的注视下睁开眼睛,只能维持着装睡的姿势等待被戳的行为结束。

什么啊,也会做出意料之外的动作啊。

他凝神猜测对方的动作,从指尖离开了脸颊之后就陷入了除去呼吸声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安静之中。埃利奥特时常不能理解里奥在想什么:他总是只讲自己想说的东西,既爽快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也能把自己不想说的事情一个字都不透露。里奥的手悠闲地戳一下、松开,再戳几下,最后彻底收手。埃利奥特听见袖子在桌面上蹭了两秒的声音。

他在安稳的寂静中想要睁开眼睛,但始终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在因为沉默而变得漫长的时间里也能够听见对方尽量放轻的动作。衣料在椅子上摩挲,紧接着双脚落地,不过一步就踏到了身旁。

怎么了?

依然维持着装睡的姿态、在感到对方的气息接近之后意识到里奥蹲下来了的动作。他其实很想睁开眼睛——但是却只有在这种时候会感到胆怯。尽管本身是对这样缺乏勇气的行为感到不满、总之气氛不允许他睁开眼睛。他感到里奥的手将他的刘海拨到耳后,指尖在皮肤上划出轻柔却清晰的弧度,指尖比自己的温度要低,柔和地抚过耳廓。

——怎么了?

有什么干燥而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温度和呼吸都存在,带着温热而微弱的气流。里奥的呼吸声很轻,动作轻巧地在脸颊处停留了一会儿就松开,除此之外什么接触都没有。明明在平时也没有流露出过胆怯的时候,这么小心翼翼的…… ……。埃利奥特怔怔地维持着看似正常的呼吸,浑身僵硬。为什么要心跳过速?

搞什么啊。那家伙。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趴在他对面的里奥。刘海太长了会遮住眼睛,极少见时会摘下来的圆框眼镜。因为是斜枕着手臂的姿势,所以连乱七八糟翘起来的发丝都一同顺着身体倾斜,露出他闭合的左眼。

搞什么啊。他感到脸颊附近的空气后知后觉地开始发烫,嘴唇柔软的触感仍然残留着,开始不断地提醒他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埃利奥特的眼睛从里奥身上逃开,刻意地在周围分散注意力,最后兜兜转转还是绕了回来。

这家伙。啊啊、做出了这种事情——没有考虑过当事人的感受吧。

但是,并不讨厌。甚至因此出现的「开心」的心情,拒绝承认有这种东西,又无法否认。


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到的事情,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尝试着接受这样的心情?

在很久很久之前认识的友人,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很多年了。不知从何而起猛然发现,每一天都有里奥在的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存在,仅仅用「朋友」来形容过于单薄,但是也找不到完美的名词来取代,只好用不甚符合的拼图强行安上这个身份。

这只是单方面的想法,仅仅是不知足的自己无法满足而已。里奥那家伙是怎么想的?不能去问,不能暴露,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那家伙也会说出相对恶劣的言语来对待有着奇怪想法的自己吧。既不想让现有的关系变质,也不想满足于现状。但是什么都做不出,所以只能无休止地沉默。

虽然讨厌这幅懦弱的样子,但是连稍微试探都会被发觉吧,如果是里奥的话。害怕变化,也讨厌止步不前,才会变成现状啊。

这算什么。他伸出手,无意识地跟随身体的意愿伸向里奥。有着很少见到的黑发,性格稍微有点糟糕,时常在微笑,眼睛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非常美丽的事物。右手穿过乱蓬蓬的发丝触摸到对方的脸,同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笑容。

为什么要出现那个亲吻——只是想到这个词汇就感到难为情了,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啊——到底是怀着什么感情做这种事情的?埃利奥特触电般地收回手,左右张望一番之后猛然松了口气。没有人在。

到底为什么?即使如此他也没办法确认里奥是怎么想的。自作多情?其实只是他一时兴起?就是不擅长应付这种犹犹豫豫的心情。埃利奥特尽力放轻动作将椅子后推,半分赌气半分本意地起了身。是伸直了手臂就可以到达的距离,他走过去。

——只有一次的话,就算是里奥也无法察觉吧。

里奥睡着时的呼吸很轻,不注意听的话就听不太清。埃利奥特的手在空气里停了一会儿,带着点颤抖将手心带进发丝里,压着刘海向上掀起。即使被做了这样的动作里奥也没有醒,就这样任由着他动作。他想起以前掀开刘海去看里奥的眼睛,深色的眼瞳里有星星点点的光,清晰地倒映着自己的影子,非常美丽。

心跳加速。

在颤抖。在提心吊胆地因为这种事情而感到激动。埃利奥特的右手撑着桌子,像在做什么难以取决的决定般用力闭上眼睛。即使做出「亲吻」的举动也什么都感受不到,明知道这样做没有意义,但是到底是因为报复里奥毫无理由地做出这种事情,还是因为本身就想要将这种心情表述才悄悄地尝试呢,这样的问题,答案连埃利奥特自己都不知道。中规中矩、就算被发现了也可以蒙混过关的地步,只是亲吻额头的话完全不能表达自己想说的事情,但是因为害怕改变,所以——。

他飞快地后退,几步回到座位上坐下,然后又将脸埋进手臂里。


评论(4)
热度(16)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