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帝人中心] Past Time

*帝人迟到的生日快乐orz总之写完了!
*cp正帝。ooc,十年后的帝人。
*意义不明,搞不懂自己想说啥…反正就是这么个发展吧。
*呃没什么想说的了,远走高飞的正臣迟早会回来的!!不管怎么样就先这样吧,对。Happy Birthday Mikado!





    帝人做了个梦。

    龙之峰帝人今年26,还算年轻,是个普通人。身上有道被衣服遮挡的伤痕,在很偶尔的时候可以听见妖刀的呓语,四年前分手的恋人名为圆原杏里,是个温柔的眼镜美女,现在关系也很好,但是确实不能算是恋爱。在普通的公司做着普通的工作,擅长的IT也有派上用场,同事们和上司都是友善的人。他一个人独居,下班的时候会拐进旁边的超市里买点甜食,如果没事的话无头骑士会发条短信慰问他,他也一如既往地回复琐碎零散的日常。出了超市或许会遇见等人的平和岛先生,或者路过的游马崎先生或者狩泽小姐,或者来买东西的岸谷医生,来良的几个后辈,又或者一个人回家。他曾经被池袋的非日常所眷顾,即使被池袋所抛弃也仍然被温柔地怀念着。27岁的龙之峰帝人感到安于现状,在搅和着厌倦、腻味与普通的日常里起起伏伏,既不打算脱身,也无法脱身。

    他一个人拎着一袋子日用品回家,方才婉拒了后辈黑沼陪他回来的提议。黑沼青叶也长大了,不再娃娃脸、不再少年。他仍然是蓝色平方的首领,面对想要利用却反被利用的前辈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忠告道,“最近的池袋有点乱呢。”

    “啊啊,”帝人用惯常的,平和而温柔的笑容询问道,“又有新人来到池袋了吗?”

    黑沼青叶点点头。

    这样啊。帝人满带怀念地感慨道,“不要像我一样就好了呢。”

    啊。后辈仍然学不会隐藏表情,神色微妙地扭曲了一下,欲言又止地沉默了。


    他们在路口分别。生活在池袋的龙之峰帝人用事不关己、仿佛并不是身边,而是另一个世界的谈资一般的态度与他谈论着。现在与未来都还没有决定哦,青叶。黑沼青叶的前辈笑着对他说,“不再做危险的事情,并不是最坏的选择。”

    无法回到非日常的帝人前辈,无法再利用的帝人前辈,从骨髓里就满斥着偏激与固执的帝人前辈。黑沼青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比他们初次见面时要挺拔,但是已经带着伤痕,失去了年轻的自以为是了。

    “对了,请替我向三头池君和临也先生问好。”

    他目送前辈离开,来自非日常的邀请在舌尖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


    帝人仍然独居。他当然已经从原来租住的小屋子里搬了出去,只不过时不时还会绕远路去看看那里。他最动荡不安的年纪都在那个小屋子里度过,第一次遇见非日常事件的张间美香时也是把她带回来了这里,为了她还在夜晚把正臣喊来。张间同学偶尔会给岸谷医生寄信,说明一下头的信息,只不过都被无视了。杏里也有收到过有关她近况的邮件,联系相当密切,仍然是要好的友人。

    他抬起头,目光外边仔仔细细地打量一圈,始终没发现什么变化。很早就开始长的常青藤啦,带着锈色的铁啦,都是长此以往开始停留在这里的事物。他住在这里的时候有没有呢?帝人自己也记不清楚。起初还有观察过,后面就因为各种各样事件磨得耐心耗尽,不再将精力分散在这种地方了。他是从这里开始失去一切的,发小啦,日常啦,健康完整的身体啦,现在只有日常再一次回归。

    正臣在哪里呢。帝人长久地叹气。

    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失去他啊。


    他推开家门,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冷清气息。

    这是他新迁住的地方,也不算很大,但是至少有个家的样子了。帝人对此相当满意,换下鞋子就走进了房间里。他余下的消遣很少,也没有人可以吐槽,聊天,只能一个人与孤独共处。帝人不讨厌一个人,何况他也有切实地感受到自己正是被大家所爱——但是他还是感觉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呢?他努力地开始回忆。这种并不陌生的孤单,从初中、高二,以及正臣离开的所有时间里都有感受到过。帝人想起和圆原杏里单独出门约会的时候——即使是两人独处,杏里偶尔也会说「如果纪田君也在就好了」这种话。

    完全能理解。甚至比这还要深切的期待已经使他感到有点痛苦了。

    自己是怎么安慰她的?

    「正臣的话,或许就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看着我们吧。」

    是啊,一定就是这样的吧。从来不会质疑这一点的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相信着正臣呢。


    他躺在床上沉默地望着天花板。天花板不会开口,只能同样注视着他。

    26岁的龙之峰帝人终于开始不断地尝试反省了。从最初来到池袋的自己,因为Dollars和正臣的邀请而来到池袋的自己…从见到无头骑士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为了这样的非日常而献上自己的祭品了吗?在各式各样最恶劣发展中选择的道路,完全无法避免吗?如果这就是所谓命运的话就太无法原谅了,如果有正臣在的话,我会不会因此改变?如果有正臣在的话,就不会选择加入蓝色平方了吧。不会过于偏激地实现Dollars的传说,从中途插手是无法让我停下的,在离目标触手可及的时候,正臣——

    ……到最后也没能阻止我。


    他睁开眼睛。


    龙之峰帝人做了个梦。

    梦里已成年的自己站在还没有常青藤的门前发怔,夜晚街道无人,只剩下他一个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屋子里传来点脚步声,然后安静了几秒,传来摔坐在地上时会出现的「砰」的声音。

    “……”

    是梦?龙之峰帝人不确定地想,能够意识到是梦的梦境还真是少见。他犹豫地伸出手,曲起右手食指,在门上敲出几段不太连贯流畅的声音。

    “…那个……”

    十六岁的龙之峰帝人目瞪口呆地开了门,迎接二十六的自己。成年帝人同样茫然地进了门,轻车熟路地坐到地上,与高中生帝人进行第一轮对视。他们两人都搞不明白状况,不远处的电脑还开着聊天室,窗外既没有夏季的蝉鸣,也没有满天繁星,只剩下月光跳过床沿,淌进灯里。

    他们相对无言。状况来得太突然,一个觉得自己在做梦,一个觉得事发突然,完全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展开。最后高中生先打破了寂静,慌张地为自己暂时的出逃找了个借口,“…那个、我去给你倒杯水…!”

    龙之峰帝人下意识露出不论对谁都可以用上的表情。那是一张看上去自然又温柔,真切得发自内心的面容。他弯弯眉,点头。

    高中生怔了怔,猛然间福至心灵。

    难道说,这就是一直以来欺骗着所有人的,我的面具————

    他听见成年人对他说,“那就麻烦你了。”


    “…这样啊,来自未来吗……”

    高中生帝人若有所思。

    “未来的我——…啊,总而言之,龙之峰前辈…觉得,现在的我要怎么办好?”

    觉得怎么办才好……

    26岁的帝人望向电脑。两位友人都擅自行动的十六岁,正臣和杏里都还藏着各自的秘密。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表面下,所有人都为了自己所相信的执念行动着。

    十六岁的自己在不久之后,就会看到正臣受伤,那张满脸是血的面容吧?

    「如果我告诉你,自己在烦恼什么,痛苦什么,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我才是。总觉得说出来会和你变得疏远,所以很害怕……」

    从很久之前就可以明显发觉的,帝人和正臣之间的不同。

    曾经也有无数次思考过,如果从那时候开始就将一切都告诉正臣的话,是不是就改变很多事情呢。明明那么重视彼此,一直以来都放在非常珍贵的位置上,却在害怕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之后会毁掉这样在意着的关系。这样的事情本来是不需要隐瞒的,但是因为太在意了,在意得超过了想要倾诉秘密这件事本身,是比秘密本身还要重视着的关系,所以才会走向这样的收场吧。

    害怕结束这样的关系。

    但是、现在的龙之峰帝人已经明白了。

    他面对高一时期的自己,在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之后恍然醒来。不需要担心,因为彼此都信任着对方,所以,秘密这种事情,坦诚相待也没有关系。

    “把一切都告诉正臣吧。”

    他对自己忠告道。


    已经成年的帝人在现实里苏醒。房间里被夜晚覆成了灰黑的颜色,没有星光陪伴的月亮带着流淌的银白冲进了房间。闹钟指针发着模糊的荧光,仔细辨认的话会发现已经快要在写着12的地方重叠了。手机在意识陷入梦境前被丢在旁边,只要稍稍往右一摸就可以触碰到。

    于是时钟的秒针也叠加在时针与分针上。

    手机在手心里传来震动的触感,这使他感到刚刚睡醒的胳膊有点发麻。帝人勉强地在黑暗中半抬起眼帘,眯着眼睛适应手机屏幕的亮度——那上面的浮现出恰巧送来的邮件,标题是0321。

    他看了一眼日期。三月二十一日。

    来信人是备注着「Masaomi」的邮件地址。


    「生日快乐。」


    啊啊。他微笑起来,久未联系却仍旧放在最为珍视位置上的发小,那是今年27岁来第一个祝福他的人。帝人突然感到愉快,这种莫名高涨的情绪不知从何而来。他翻了个身,以趴在床上的姿势开始敲打回信。

    「谢谢,√3的幼馴染くん。」


    从很久以前就在心里成为了√3存在的发小,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即使如此也非常喜欢正臣,过去如此,现在与未来也都不会改变。帝人关了手机,侧转身体,以满足的笑容再一次闭上眼睛。

    这回他没有再做梦了。

评论(4)
热度(63)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