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邱非中心]いかないで

「いかないで」

-

几个小时的爽文,听歌听到了就觉得很合适。
无cp。私心。我流ooc,比较意识流。
邱非中心,邱非和叶修之间的事情。




 

叶修走的时候,邱非不在。

那天有在下雪,他就在窗边望着那片灰暗又沉重的天空纷纷扬扬的落下细小的白点,像是不再透明的雨水,但又比雨轻了很多。家门外的空气很冷,他是知道的——尽管他向来习惯最后一个走,但是那自然也比不过战队本部的灯火晚,就算知道他们在商讨什么东西也习以为常。

玻璃门拦着里外温差,朝着嘉世内部的那一面附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邱非抽出放在衣袋里的右手,举在胸前的食指不知所措的动了动。

想写什么呢?

好冷、邱非、嘉世、叶秋、天空、雪花,…那都是名词,形容词,在幼稚的书写完成之前需要思考的词汇。他到底想写什么呢,他自己也不太明白,就那样站在那里,抬着手臂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

要不不要写了吧——他本来是这样想的。

雪花零零碎碎的,被没有光亮的天空都遮蔽得盖了层灰色,除了能在灯光下隐隐约约地看见白色之外,实际上和风景没有区别。雪是没有目标的,渺小的,仅仅是无意义地降落在地上,顺其自然地选择融化或者积少成多:邱非不是那样的存在。

他的指尖停顿在冰冷的玻璃上,落下了第一笔。

 

邱非站在门口的时候将另一只手也抽出来,并拢在一起,朝着手心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又放回衣袋里。

好冷。他离开荣耀之后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夜晚一般是乱七八糟的心事的开始,比如幼稚地在覆着水雾的玻璃上写字,比如他想到晚餐,想到未来,想到嘉世这个队伍——他想起来嘉世最近的赛况好像不太好,他有时候自己在家去看比赛的时候也能看懂的。外面的风传说是因为叶秋状态下降,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叶秋身上。邱非什么都不说,但他在心里认认真真地对网络言论一条一条地反驳回去,不是这样的,并不全是叶秋的错啊。

嘉世状态不好不是叶秋的错啊。

比赛输了也不全是叶秋的错啊。

他迈开步子往家里走的时候意识到街侧灯火辉光照亮了他半边侧脸,光影分明,清晰得过分。

或许等他能够站在前辈身边的时候,这样的情况就会有所改变吧?

 

他想起他曾经想过很多次的未来,如果战斗格式终有一天可以站在一叶之秋身边的话。双战法吗?战术吗?不论如何,邱非想,他一定会有一天可以追上这位无比敬仰的前辈的。

会有那一天的吧。

喜欢荣耀,也喜欢这样的未来,所以他才会加倍努力地,固执地练习着啊。

他弯开一个小小的弧度,略微地带了点雀跃的心情往前走。

 

叶秋前辈出来的时候,那几个字大概消失掉了吧。

 

虽然想让那几个字被看见,但也害怕这样的祈求实在太过身在福中不知福而被拒绝。想要被认可自己的努力,尽管他已经是无数次被那个人认可过了,然而那样不满足的心情还在继续。还不够,还没有到达足够的地步,如果时间稍微可以停下来一点,如果他可以更努力一点,如果他还能更厉害,如果那个人还可以不那么努力地扛着所有的责任,如果叶秋前辈可以再稍微地停下来——

 

「等等我」

 

…不知道叶秋前辈看见了没有。

 

 

-

 

他再想起来这一天的时候,恰巧也是没有太阳的时日。

 

这次没有雪,但仍然是个还算漂亮的夜晚。

邱非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仅仅是那样注视着前方,那里什么都没有,背着光徒留一个宽大的背影。

他动弹不得。

 

当然不会认错了。

他曾经在身后注视过那么多次的背影,只会属于那一个人而已。邱非想起身,又动弹不得,就这样痛苦地凝固在原地。叶秋的脚步总是看上去平稳又懒散的,慢悠悠的,邱非只要紧追几步就能从身后跨到他身旁,如果他愿意的话总是可以这样做到的。

说笑也好,闲聊也好,可以说荣耀,也可以说生活中的事情。

叶秋会说什么?——荣耀吧?会跟他谈谈战队的事情,会说说比赛的问题,指点指点他的不足,或者又在路灯底下对他笑一笑,什么都不说。有时候他也会关心关心邱非的生活的,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荣耀,叶秋的,邱非的,他们都为此努力的事情,他们相遇的原因。邱非的眼睛沉默着,他站立在原地。

 

但现在不行了。

 

太远了。

 

是一分钟不到就可以到达的距离,从刚才开始就在不断拉长。太远了,太远了…邱非站在那里,夜晚的风吹过他的发梢,但是什么都做不到。他曾经觉得那样松散自然的脚步,实际上走得比他想象中的要快很多,不然的话为什么每一次都要不断地加快脚步才可以追上呢?连夜晚的景色都在不断地崩坏,然后从邱非的眼睛里消散。过了很久吗,还是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呢,那个人的背影已经快要从视线中消失了。

他曾经觉得叶秋的背影是足以给人带来安心的,被他所敬仰的世界。

 

我被背叛了吗。

 

就像是在不久之前还经历过的夜晚一样,一成不变得习以为常,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似乎现在也在路灯所照耀的路面上追逐那个人的身影。

事实并非如此吧?现在不是那个时候了。他还想追上叶秋,还想多踩几次叶秋的影子,但是叶秋的脚步已经不是现在的他能跟上的了。邱非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动。喉咙里像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什么东西堵住了声音,卡在那里,黏糊糊的拦住了他的声音。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有想问的事情。

说不出口。

追不上去。

还没有战斗就要输了。

不甘心。

还没有亲口询问,还没有去求得自己想要的事实。

邱非站在那里,抬起手。

他的手好冷,双手合拢在脸侧犹如沉重的冰块。

 

“前辈,”他喊,

 

 

“前辈——!”

 

 

你背叛了嘉世吗?

你要踩着嘉世的尸体走向胜利吗?

你只是用退役来逃开状态下滑的嘉世吗?

你不记得说过什么了吗?

你不是说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的吗?

你要现在的我怎么办?

 

你要抛下我了吗?

 

脚下的地面都泛着寒气,像是冻住了双腿,无法前进。但是,不行——要追上去,要证实他说过的话都没有错,要证实他没有背叛我。邱非痛苦地抬起腿,从满地寒霜中抬起像是连在了地上的脚,踩上前方。

一、二、三、四…

他那样迈出了脚步,起先还只是慢慢地适应着行走,但慢慢地,慢慢地开始加快步速,从缓慢变速加快,从走路变成小跑,然后飞快地往前奔跑起来。叶秋的身形已经开始消失在夜晚的景色之中了,要更快一点才能追上去。风开始加大,逆着风冲刺的时候因为狂奔导致呼吸急促,大口喘气。

不能哭。

不可以哭。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哭出来。

他的理智几乎要被夜晚的风给吹断了。

 

不是因为嘉世。

那是起因,但接下来才是他的想法。邱非也不是那样理智的,他也为这样的自己而痛苦着的。叶秋离开了,为什么?嘉世不够好吧,是因为这样吗,你明明是对我说过「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这样的话的啊,为什么又放弃嘉世了?

说出这种话的你,当时在想什么?

以这样的形象在我心里扎根,树立起的,让我这样景仰憧憬的你。

你在背叛以前的自己,还是只是背叛拥有这样回忆的我?

生气吗,痛苦吗,为曾经看错了目标的自己而后悔吗。三种味道的情绪倒在一起,被「现实」不断地搅拌着,又酸又苦,吃下去之后就从心脏开始尖叫着哭泣。

好痛苦。

这样的痛苦的根源却不是被搅拌好的情绪的调味料,那是另外的味道。

好害怕。——是这样叫喊着的情绪。

很害怕。很恐惧。很担忧。

 

离开了嘉世的你是想要丢下我吗?

 

“前辈!”

 

因为害怕所以出现的请求。

想被实现的事情。

邱非的声音被风灌回嗓子里。

 

 

「不 要 走」


评论
热度(37)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