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平和岛静雄] 送给那个人的花束

*ooc,很赶。

*静雄さん生日快乐…!

-

捧着野百合花束走出花店门的时候,我深切地叹了口气。
虽说买到了就花语而言,大概是足够诚挚的礼物…这一部分完成得或许还算不错,然而接下来的任务才是最艰难的地方。
要找到我想要赠予的那个人,将这束花亲手交给他才行。
那个人并不难找,时常在这一带徘徊着。
然而,基于我初见他时的情景,虽然深切地感谢着他,但对他的恐惧心理也依旧真切地存在于内心中。


在真正地见过面之前,有关于他的传言则纷纷围绕着「怪物」一词。
拥有着如同能扭曲现实般怪力的怪物。
装扮稍微有点特殊,闻名于池袋——虽然注意过他平日里也有着类似于普通人的细节,但是在此之前,留给我的印象确实是「容易发火的怪物」。
现在想想,对于他本人而言,也一定是非常失礼的评价吧。
明明也是人类。仅仅是比普通人拥有更为特殊的力量,就被冠以「怪物」之名而被疏远着。
正因为思考到了这一点,才希望他能够被他人所理解。
也因此而买下了寓意着幸福的花朵。
一边考虑着与那个人有关的事情一边向前走去,以散步的姿态在这边来回地巡绕着。
捧着花束在街道上坦然行走之人,在即使是怪人极多的池袋也是稍微能被注意到的景色吧。
况且,并不是求爱的红色玫瑰花——就这一点而言,是不是多为我增加了一点点特殊性呢。
抬起了双手,以环抱的姿势圈紧了花朵。枝条触碰着臂弯,能够感受到因为被环绕而稍微上升的温度。


今天的那个人也仍旧一如既往。
他出现的时候我还在如散步般悠闲地前进着,只是遥遥望见了他的影子就加快了脚步,稍稍转向躲进了巷子里,躲避着那个人或许会扫视过来的目光。——深呼吸,深呼吸。
——虽然完全没必要做贼心虚、但是面对那样的人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地胆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尝试着自我安慰的同时,我将头探出了墙角。
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的那个人的剪影,已经逐渐迈开步伐向前,因此而逐渐消失。


我抱紧了花束,悄悄地跟上他。
他进入了某个游戏厅里面了。
等在门外的我只是不断地盯着手表,等待着时间流逝。
实话说,和他在一起的话会有点危险。
因为他会感到恼火,接而动手,时常祸及他人也是常有的事情,这点我是知道的。所以我也没有选择进门跟着他,仅仅是在外面等待着。
紧张的不安与激动混合成了奇怪的味道。
在想到接下来我或许会完成一件对我来说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就略微地感觉到了满足。
不接受也没关系。
受伤也没关系。
因为就算这样,只要他收下了这样简单的礼物我就心满意足。
我「祝福」他,这一点是认真的,而且不会改变。


<<<

他出来的时候是一个人,那位时常和他一起的男性似乎还在里面,从我这里可以听到那边的声音。
而我所望着的那个人脸上则流露出了他独处时很少出现的烦躁神色。
是发生了什么吗。
还是说只是单纯地心情不好?
我无从知晓。
但是唯一能够让我知道的情报,仅仅是对方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前方,除却表情之外没有任何不一样。

野百合只是被风吹得稍稍摇曳起了花瓣。
我有点担心它的花会不会压折断它的花枝——那是看上去很脆弱的花茎,被风所吹动时摆出了一副脆弱的样子,似乎随时都有着断掉的可能性。
它在提醒我要早点去吗、不然的话花会断掉?
那个人也只是开始踱步,缓慢地重复着抬脚的动作。
怎么办。
我要去吗。
去推一推那个人,然后小声地把花束递给他…这样的展开?
——有尝试的价值。
因为我好像真的没有办法大声地去搭话,别的可能性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觉得万分不安……虽然我相信那个人,但是,但是…!
是因为没有可能性呢,还是纯粹的胆怯。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办法分清了。我只是,从藏身的、游戏厅的墙角中踏出了一步,踩到了阳光下——


——然后对上了他正巧扫来的视线。


下意识地后退缩回墙角。
心跳加速,从心口传来了清晰的声音,不断敲击着。
怎么办。
被发现了。
曲起膝盖,将身体蜷缩。
游戏厅里的人来人往,也有目光扫视着我,大概是惊诧为什么有人会抱着花束蹲在门口吧。
但是那些细细碎碎人群说话的声音也没办法掩盖那个人的脚步声。
因为恐慌而闭上的眼睛。
已经越来越靠近了。
越来越清晰。
我会受伤吗?不小心做出了跟踪狂的行径,会不会被怪罪…会受伤吗。
怎么办。
开始恐惧去面对他的表情…不想要被讨厌,也不想看见礼物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就失败了。
还没有尝试就失败。


……我不要这样。


迎着判决的钟声睁开眼睛,连那样的声音也因此戛然而止。
在还没有来得及看见对方的表情就将早就紧握着、甚至因为太紧张而被手心渗出的汗水稍稍打湿。我抬起手臂,以野百合的花束遮挡着视线,对着他直直地伸出了双手。
“给…!”
被用力攥紧的花束。
我只能从花瓣之中的缝隙看见他的表情,茫然地注视着花朵的,那个人的表情。
他好像怔住了,暂时没有发出声音。
已经连心跳都顾不上,现在是说完这句话最好的时机。我抓紧时间,唇形开开合合,自声带中抓出一段早就在心里被反反复复翻烂的一句话。
“平和岛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

对方发出了近乎哑然的声音,喉结上下动了动,露出了更加茫然的表情。
蹲着的人伸出手,将花束直直地伸向另外一个人——糟了,我终于回想起现在的状态是这样的场面。
太糟糕了。
太糟糕了…!怎么办!
已经是可以被称之为变态的程度了。
在意识到这样的事情之后,脸部开始很快发烫。
至少那个人没有动手,好像只是茫然了…或许一会儿就要反应过来了。
腿部有点失力,我稍微有点艰难地以左手手肘勉强撑扶了墙壁,慢慢地站起身。
随着动作,视线也终于可以平行…那个人,只是眨了眨眼睛,然后也跟着慢慢地勾划开一个弧度。


他单手接过了花束,然后伸出了另一只手。
落到了我的头顶上,小小地揉了几下。
感觉到他的手穿过了发丝,带着点安抚意味地蹭了蹭。
是因为看在我的年龄才做出这样的举动吗,要是放在平时的话我会感觉到切实的不爽。
但是、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太好了。
他看上去并没有生气。
如果不是我自我妄想的话,可能还有一点点开心的意味。那个人也张开嘴,大概、大概…是对我说的。


“……谢谢。”
他说,
“谢谢。我很高兴。”

评论(2)
热度(8)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