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敦芥敦]冬天。

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很莫名其妙的故事。

我流ooc,复健期文力低下。

01.

    中岛敦在冬日的阳光中睁开眼睛。

 

    窗外已经没有再下雪,但是还是给各式建筑铺了厚厚一层白色。他什么都没来得及收拾,穿着睡衣跳下床去开窗。中岛敦租的房子在五楼,一眼望下去就能看见落了雪的路灯,堆着小积雪的地面,戴着帽子和围巾的行人;空气里弥漫着早晨的寒气,冷得很要命。他深吸一口气,低温顺着鼻腔钻进身体里,冻得他一个激灵。太阳在他的左边,还挂在不是很高的地方遥遥发光,却没带来多少温暖,只浅浅地铺了一层黄色,照耀不到的地方连影子都很淡。

    好冷…嘶。

    他转过身去看没收拾好的床铺,光着脚踩在冷冰冰地面上紧跑几步,身体无意识地有点颤抖。中岛敦打开衣柜,没怎么思考就挑出了毛衣和大衣。他不是很怕冷,是天生的体质问题,所以其实没有穿得很厚。黑色的露指手套放在一边儿被主人好好地套上,中岛敦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今天也要好好干!

 

    他很有决心地笑起来。

 

02.

    芥川低着头仔细端详了一下围巾,右手把围巾最后朝左绕了一圈,甩在了背后。

 

    今天他也选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只不过比起平日里要更加暖和一点。芥川是有点怕冷的人,虽说可以抵抗,只不过今天算是难得的一日假期,他不打算再穿着那件衣服。能暖和点为什么要冷?虽然说黑色仍然是偏好就是了。

 

    他拉开房门,踩下离门口不过几步远的楼梯,鞋子踩出不算沉闷的声响。楼下的房东见他下来了,很习以为常地打了个招呼。温和的女主人问他,“早上好,芥川君。又出门呀?”

    “…嗯。”他顿了一会儿回答道,感受到空气弥漫着温暖的甜味。

    女主人笑了:“哎呀,芥川君可真是勤奋。”

    她手里的刀没停,嗒嗒嗒飞速切断了什么东西。芥川转过头去看了看砧板,上面躺着几棵绿油油的什么植物,他一时间没想起来,但是隐约记得女主人做过这样的食物请他品尝过,味道很好。中年的女性声线都平缓温和地延长成暖洋洋的烟雾,合着她身后锅里咕噜咕噜冒出来的白汽一起氤氲在空气里絮絮叨叨,“这么早起来就出门,啊啊、要是我也有像芥川君一样勤奋的孩子就好了……”

    芥川不置可否。他走下最后一层楼梯,什么都没说地推开了店门。女主人的声音在身后放大,和风铃摇响的声音一起钻进耳畔,“——芥川君、冬天容易天黑——早点回来——”

    ……。

    他隐隐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是又什么都没说。芥川的脚步稍微在门口顿了顿,最终留下一个泛着温度的黑色剪影,白汽在围巾后轻轻飘散了。

03.

    “早上好,敦。”

    他的邻居,十五岁的泉镜花站在五层楼楼梯最终的出口前看着他。

    “早上好,小镜花。”

    中岛敦跟她打招呼,“今天起得很早哦。”

    泉镜花沉默地点点头。——这孩子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大概是当属寡言派的小姑娘。不过也没有那么无言,基础的交流还是有的,起码可以好好说话。她眨着眼睛看着中岛敦看了好一会儿,等着中岛敦说,“一起去侦探社吧?”然后乖乖地点头,垂在脸侧的辫子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怀里的兔子玩偶被她搂紧了。

    于是中岛敦急急忙忙跨下最后几阶楼梯,走向了泉镜花身侧。小姑娘穿得比平时厚一点,还披上了前段时间中岛敦给她买的披肩。中岛敦不免自得,真心实意地夸奖她:“小镜花今天很漂亮啊。”

    泉镜花抬起脸打量了一下他,语气平淡又情真意切:“敦今天也很帅气。”

    “诶?谢谢…”

    侦探社也不远,走个十来分钟就能到达。咖啡厅里一切如常,他和泉镜花一同推开了侦探社的大门,让着小姑娘先进去。国木田坐在椅子上敲打键盘,“早上好,小子。”

    “早上好,国木田先生。”

 

    他轻手轻脚地关了门。

 

04.

    站台上的人多得很过分。

 

    芥川龙之介把手里的书翻了一页。他在闲暇的时候会考虑读书,现在也没有如以往般不顾一切得假期都要不得,倒是勉强学会了给自己放假。只不过实在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看书倒是不错的消遣。工作日时的上班族太多了,他在厚重的衣物人群之中翻开下一页,觉得周身闷热不堪,连带心情都愈发不爽。

    “……”

 

    他又翻了一页。

 

    直到车来了他才勉强松了口气,人群稍微少了点。芥川扶着扶手的时候离窗很近,透过玻璃看那些开始倒退的风景,起初摇晃了几下就慢慢加速——站台呀,穿着厚重的人们呀,落雪的草木呀,在快速倒退的世界横向模糊成一团影子。身旁有人在打电话,笑意细细碎碎地弯开眼睛,带着点女性的温软,“嗯、我也是喔。”

    他没来由地觉得那位女性的声音很好听,在这车厢里显得清晰分明。芥川又低下头,左手扶着扶手,右手卡着书脊,安安静静阅读他的白纸黑字。他的手套蹭着纸张,似乎没有那么冷了。

 

05.

    “邮局,邮局…。”

 

    邮局离侦探社很近,当然离中岛敦的家也很近。他方才受谷崎润一郎所托,来帮友人取他的邮件,不过走几步路的距离,怎么可能拒绝。中岛敦站在邮局里和工作人员交涉,不多时便拿到了他想要拿到的东西,谷崎润一郎的字样在棕色包装上被墨水勾勒得无比清晰。

    “辛苦了。”他最后道谢,转身心情很好地哼着歌推开了出去的门。外面的太阳已经被云朵遮挡住了,灰扑扑的,却并不阴沉,然而温度确实地上升了,甚至能隐约看见最上层的薄雪轻微融化,滴滴答答从屋檐上掉在中岛敦脚边。

    回去吧。他的脑海里冒出了茶泡饭的影子——感觉好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吃了,怀念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他的心情上升得能穿透云朵,大抵是因为他一向很好满足。中岛敦停留在门口的身姿开始前进,鞋子踩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重复着那些湿漉漉又脏兮兮的脚印,还有那些被踏碎的积雪。

 

    ——“…抱歉,你还好吗?”

 

06.

    他重又走进喧闹的人群时才意识到自己离目的地不远了。

    等走到这里的时候其实已经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了。芥川从书页中抬起视线,目光远远地落到前方的图书馆字样,即将到达的目的地前也有人流涌入,但还不算多。他预判自己今天会有一个较为安稳的读书时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群推着前进,至少这个未来还比较让人满意。他想起其实他不是很经常做这种钻进人堆里的事情,连这样被拥挤地推搡着前进的感受都极少。毕竟芥川龙之介就是芥川龙之介,哪里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连这状似亲民的装扮都没怎么有过,一身罗生门穿了三个季度都不怕,遑论假期更是少之又少。

 

    打断他思绪的是不远处的声音。

    有两个人在交谈,因为很接近才听得清晰无比。那对他本来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是今天他特别有闲心地去稍微听了一下,似乎是有关于道歉之类的交流。是撞到了吗?真是娇弱——

    他那双戴着手套的手扯了扯围巾,毛茸茸地触碰到脸颊,僵在原地。

 

    青年弯腰拾起被棕色包裹住的小箱子,直起身体,——目光遥遥隔过人群心有灵犀般撞上了芥川的视线。

 

07.

    “……”

 

    中岛敦刚刚被人撞了个满怀。

    对方似乎是不小心的,小心翼翼地弯腰和他鞠躬道歉,态度很是诚恳。他挠挠头发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在意,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这寄来的物品,有点担心。青年弯下腰把东西捡起来,低头小心地拍了拍碰脏的地方,暗自祈祷这东西不怕摔也不怕水,刚刚抬起眼就撞上了一对深黑色的眼瞳。

    “……”

 

    “…嗨。”中岛敦举起了右手,小小地挥动了一下。

 

    要在平时断然不可能这样相处。他们素来见面都是唇枪舌战,芥川三句就能把中岛敦气得无话可说,即使现下芥川脑海里想的也是,不愧是中岛敦——这种傻兮兮的动作也做得出来。

    但他现在少见的没打算吵架。

    所以芥川说,“早。”口气平稳得很不正常。

 

    他们隔着人群面面相觑,相对无言。中岛敦想,我为什么要搭话!…难得芥川没有要开战的意思,他应该逃走。早晨的云朵像个预兆,证明他此刻境况极其不妙,寒风瑟瑟吹起发梢,蹭的中岛敦脸侧有点痒。他跟太宰先生说过他很讨厌芥川,没有人像他这么讨厌了;太宰说,敦君呀,什么事情都会有转机的。

    这话就像在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一样。

    但中岛敦始终没能迈开脚步,人群对面的芥川陪他一起站着不动弹,只是从表情上绷紧了点不爽的意思。中岛敦猜他现在肯定很恼火,正如他看不顺眼芥川一样,芥川一定也看不顺眼他,讨厌是礼尚往来的。他伸手挠了挠脸颊,扯出来一个因为牵强而显得很无奈的笑容,卡在脸上没法再更完美地假装开心。他这时候很佩服太宰先生,对什么人都能笑得很灿烂,有时候他想,要是这是个能学会技能的游戏就好了。

 

    芥川不说话。他只是看着中岛敦生硬地扯开笑容,然后用手扯下围巾,好让他感觉那没么闷热。不想笑就别笑啊,这家伙。

    但他没说出口。——他今天脾气意外的好,连他自己都有点震惊。芥川自行决定是因为有书看的原因,没能意识到他情绪的波动全在中岛敦身上。他抿了抿唇想走,视线在中岛敦身上暂且停留了一会儿,露出个清晰的不屑意味,兴许是因为他下意识地这么做了,不过没关系,他们一向都是这样做个相处都算不上的交流,然后以两败俱伤作为结尾。在他还没来得及转移目光的时候他看见中岛敦耷拉下眉尖,像只一下子被泄空了的空气的气球一样,意外的有点萎靡不振。

 

    ……他不会在想和自己打好关系这样的美好愿望吧?

 

    这想法一出来芥川自己都震惊了,这人是得傻成什么样啊。但中岛敦就是很清晰地告诉他不太高兴,眼神明摆着斥责自己那张向来没什么表情的阴沉脸。对方张牙舞爪地威胁他,硬是傻兮兮地做出个咬人的动作,然后转过身生生丢给他个散散垮垮的背影,大有一副我要走了的意思,再见,你自个儿玩自个儿的吧。

    芥川莫名地有点想笑。

    他本来就是先想走的那个,这么一来结束和这家伙莫名其妙的眼神交流自然是最好不过。他心里倒有点歉疚,不过很快就被压得没了影。芥川也准备走了,在人群中站了太久刚刚抬起脚,余光瞥见白发的青年又回过来奋力冲开人群朝他走过来。

    撞上了目光还张了张嘴,顿了两秒钟。

 

    “冬季快乐。”

    他莫名其妙的声音钻进芥川耳朵里。

评论
热度(45)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