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狛七] 不就是扇门。

七海千秋敲敲门。
“早上好,狛枝君。你在里面吗?”

狛七大概?依然没有恋爱感(…。
我流ooc,谁都没写好。十分强行。
其实是给学妹的礼物,礼物的话当然刀是最合适的了…其实是我想不出糖。

-
七海千秋翻出了粉色的双肩包。
那是已经被磨得过旧的背包了。尽管ai数据本身并不会让自己变旧,只不过七海千秋似乎还稍存妄想地设置了过期期限,仿佛一切都还是外面的世界一样。双肩包躺在地上,满是被刻意制造出来的时间所流走的古旧,猫咪的脸也看不出是笑容还是不变的弧度。
太旧了。
但她只是沉默地背起双肩包,面对屏幕笑了。
“拜托了,日向君。只有狛枝君,日向君失败了很多次吧?”

“…在哦。早上好,七海さん。”
狛枝凪斗的声音从门板后传出来,硬生生多了点闷气的感觉。七海实在听不出他的情绪,平稳宛若流水,镇静得不像是感染了绝望的人。她抿了抿唇又四处张望,无论多少次也只能确认满处园景之内只有一间房间孤单地落在这里,连院外的街道都空无一人。
“…呐。”
“嗯?怎么了?”
“为什么不醒过来呢?”
七海千秋双手抚上什么都没有的门板,手心温柔地贴上一点数据设定的温度。
日向君失败了这么多次,只是因为狛枝君的内心拒绝而已。明明是这么多人里面唯一保留记忆的人,却固执地不愿意苏醒。贾巴沃克岛上也好,现实的记忆也好,其实早就全部想起来了吧?那么,“为什么不愿意出来呢?”

狛枝却没有回答她。门板的另一边是坐在角落里的青年,神色木然地微笑,甚至看不见光彩。他的声线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却是生硬而粗暴地打断了话题,“呐。”
“… …。”
“告诉我吧,七海さん。最后胜利的,是我吗?”

“不,狛枝君完败。”
她在沉默之后轻声回答,放弃般地顺着门慢慢滑落到地上。

“为什么?”
天空覆上一层浅灰色,云朵也不知何时就开始悄悄聚拢。
“因为失败了。叛徒自己跳出来了承认了哦,其他人一起活下去了。”
这个世界的第一滴雨水「啪嗒」地,发出了这样轻微的声响,落在了七海千秋的手背上。
“是谁呢?自己跳出来送死的… …。”
开始淅淅沥沥地落雨了。
七海千秋抱住膝盖。
“是我哦。”

房间里再一次陷入沉寂的青年没有回答,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了。七海千秋身上没有伞——在别人的世界里拟造物品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她也这么相信着——于是最后,她隔着寒气伸出指尖,抓住身后衣帽边角把它展开,覆过她发端,盖住了头部。
这又有什么用呢,雨滴浸湿衣料之后过低的温度还是开始试图攻击七海。她怔怔地抚上双肩包背带,粉红色的,泛着点过旧的味道。
“果然。”房间里突兀地说,“果然,还是七海さん是最有可能的。”
“那是夸奖吗?”
“大概吧。”狛枝说,“我都有在好好的注视着你们哦,所有人都是这样。日向君也好七海さん也好,都一样的,预备学科什么的也是。所以这样下来,七海さん似乎是最有可能的那个人了。”
是这样吗?七海想,那阵雨似乎稍稍弱化,终于不再那样疯狂地侵卷而来,但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她的声音淹没在雨声里,但仍然清晰地传达至狛枝耳畔: “但是啊。狛枝君明明说过了要重视自己的吧?现在是食言了哦。”
“…这种被绝望所拯救的性命,不要也罢。本身是为了拯救七海さん所献上的性命,这就已经是我至高无上的荣幸了。”
七海千秋又拢了拢帽子,试图盖住脸颊。衣服湿漉漉地黏在身上,很不好受: 她忍无可忍地清除掉水滴的数据,让自己的衣服看上去干爽些,尽管很快又被打湿。她蜷缩成一团,发梢的水珠飞快地落下,一、二、三。

“我快要放弃了,狛枝君。”
“… …是吗。”
本来就该放弃的。狛枝的思绪昏昏沉沉,勉强地从脑海里牵扯出一丝不太明晰的理智。七海千秋的声音也是平静的,仿佛两个人之间只不过是某次普通的,友人之间的聊天罢了。但他们都明白不是这样的,不管是结局也好过程也好都没有任何恢复成旧往的可能性了。他们一个在门外的雨丝下蜷缩着哑然,一个在屋里听着满世雨声连意识都几乎被淹没。七海千秋说,“但是我还是很想见见狛枝君。”
狛枝凪斗怔住了。
“我今天还带来了双肩包。虽然是无意间的事情,不过狛枝君曾经夸过猫咪非常可爱…之类的话语。我记得很清楚哦。狛枝君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吧,—我是这么觉得的哦。”
“如果、只是单纯的这么期待着,狛枝君会不会愿意见我呢…忍不住就这样猜测了。”
“所以、呐。”
“开门吧,醒过来。所有人都在等着狛枝君哦,日向君,十神君,花村君……所有人都是爱着狛枝君的,都怀抱希望等待着狛枝君。”
“那么七海さん呢?”
七海千秋站起来,指尖搭上了冷冰冰的门把手,稍稍用力往下压折过之后,向前推开——

“我也是哦。”

角落里的狛枝凪斗,睁开了那双沉默着的、毫无保留的,灰绿色的眼睛。

“你终于醒了啊。”有人说,“唯一一个自己醒过来的人,你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厉害…喂等等、狛枝?!”
没什么。狛枝凪斗说,在清冷的空气中初次意识到七海千秋所不存在的「真实」,连半分温柔都没有留下。他甚至抬不起手臂,但仍然觉得眼眶发烫地闪闪灼灼。最后他摇摇头,流露出某种平静而普通的微笑,仿佛贾巴沃克岛上最开端时,尚且温柔的日常。
“什么都没有。”

有人轻轻地在身后拥抱他,轻笑声柔和而真实,狛枝凪斗知道是谁。

但那只是虚虚浮浮的幻觉罢了。

后记:
后来又遇见了七海千秋。
“为什么会让我醒过来呢,真是麻烦七海さん了,对谁都这么温柔地来照顾我,忽视过去就好了”什么的,一边这么说一边被捂住了嘴。对方鼓起脸颊,看上去有点生气。
“请不要乱想、只有狛枝君是特别的。”被这样回答了问题。
于是又醒了过来。

评论(2)
热度(15)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
“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