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狛苗]他的希望。

  很久以后我再回想起他的笑容,仍然是明亮的,温柔的,在他所能指代的所有希望里散发着浅而坚定的光。

  “因为是苗木君啊。”

  

  cp狛苗,没有恋爱感,不如说是三观碰撞…

  我流ooc,写这种东西,虽然总结过狛枝这个人但是还是很没底。

  短。完结。

  

  

  

  尽管在多数人,以及在我所敬仰着的希望们的眼中而言,我也是「难以理解」亦或者「疯狂」的代名词。很显然,「狛枝凪斗」的存在并不讨喜,这点只要稍微有一点自知之明的人都会理解:尽管被称为超高校级,但实际上仅仅背负幸运之名的自己与各位有才能的、能够引领这个世界的希望们,完全无法相比,然而却依然进入了希望之峰学院,这是足够被称为不自量力的行为了。

  不过尽管如此,我最终也没有放弃这次机会。对我来说,能够近距离接触这些被誉为「人类的未来」都当之无愧的人们,无论是多么不自量力的行为我都愿意尝试。仰望着希望,如我这般无用的废物即便只配做他们的垫脚石类的工作,都是我的荣幸。

  “是这样吗…”

  

  坐在我对面,与我相同才能的,七十八期「超高校级的幸运」,苗木诚,伸出食指,轻轻地挠了挠脸颊,流露出些许不认同的神色。

  他显然是有点拘束,或许是因为在前辈面前才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不过说来也奇怪,自称前辈这种事情,在希望之峰学院里完全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大概也只能在同为幸运的后辈面前稍微自得地显摆一下。苗木君的目光落在我眼里,带着点自己的固执。

  “虽然狛枝前辈是这么说的,但是,”他又苦笑了一下,“我不这么认为哦。”

  

  他这幅样子让我稍微觉得有点好笑。说实话,我本来不应该和他在这里散漫而无用地聊天,大概是一时恼火于苗木君与超高校级的各位如此融洽的交流而毫无自知之明的行为,不由得有点冲动了。明明一开始只是想要让他明白过来自己与超高校级的各位之间的区别而已,但实在是没有想到平日里看上去相当温和的苗木君也会反驳我,实在让人吃惊。棕色短发的男孩子固执地说下去:“……不管如何,我认为狛枝前辈只是一味的贬低自己罢了。”

  “是吗?”我微笑着反问他,“是吗?”

  这份反问并不是期待着确认,而是一种微妙地,藏在话语尖端的嘲讽。然而我的目标,苗木君只是又苦笑了一下,仿佛对我的发难习以为常般地无视过去:“狛枝前辈只是过于的自卑了,而且将超高校级的各位捧得过高而已。前辈很厉害啊,”他又挠挠脸,很是拘束地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前辈才是当之无愧的,「超高校级的幸运」吧。”

  “只是一份没什么用的废物才能而已,和超高校级的各位比起来不算什么。”

  我的口气想必相当不以为然,实质上也缘由于我对顽固的苗木君失去了耐心。毫无自知之明的苗木君显然是与七十八期的希望们玩得上了瘾,但并没有意识到这份友谊后面会面临怎么样的分歧……按照他的角度来说(至少我愿意稍微转换视角照顾一下这位过于固执的后辈),在毕业之后,超高校级的各位各自走上自己的才能所带领的,人类的未来应有的道路,然而平凡的苗木君只是稍微幸运了一点点,这并不能为他长久地维持下这份所谓「友谊」。更甚至乎类似于十神君之类对庶民都相当不屑的代表,想来是会给苗木君带来更大的打击。

  然而苗木君说:“…不,不是这样的。”

  

  椅子在地板上磨出了过于刺耳的声音。

  

  我注意到他是站起来了,终于不再是过于腼腆与无奈的温和,反而是有种坚定的执着。似乎在刚才稍微地苦恼了一下应该如何组织语言,现在反论我倒算得上流畅,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压迫力,“将这样分类下来,实在太奇怪了——狛枝君明明是比自己的描述要厉害得多的人。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日向前辈也在尝试着和狛枝君交流啊。”

  说起来,这一次会面也有日向君插手的意思。明明是预备学科的人,却和苗木君一样不自量力地和超高校级的各位打成一片…对班级内部更是有点过头的关心。在得知我尝试约了苗木君之后,虽然做了大概是自认为非常隐蔽的工作,然而我还是从苗木君过于拘束的举止里看出了日向君对他一点劝诱的意味。我的视线随着苗木君移动,看着他的眼睛试图不让表情崩坏,端着副微笑的架子:“苗木君,呐。”

  “真的是这样吗?”

  “… …。 …诶?”

  “从来都不是这样。那些没有努力的,没有天赋的,努力了却不能成功的……那些啊,全部都是没有任何实质作用的垃圾而已。而那些成功的人之所以可以成功,是注定的。苗木君你与我,和超高校级的各位区别正是如此——这是天赋使然啊,从来都不会改变。那么,在地面上随处可见的石块,要如何混杂于闪亮的宝石之间——……?!”

  “这样是不对的——!”

  

  被言弹论破了。苗木君露出了更为坚定的神色,从口中发出的声音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对方毫无自知地向前伸过身体,双手支在桌子上撑着重量,目光灼灼地向前来,在转瞬的压迫感下连我也不自觉的稍稍后退,试图举起双手以示投降。苗木君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我,像是要穿透了什么东西一般,“从来不是这样的,狛枝君。无论是超高校级的大家也好,普通而平凡的人们也好,前辈也好,我也一样,都是——被爱着的人啊。”

  “何有高低贵贱之分呢。”

  他显然没有留给我半分回转的余地,在这样的理论下似乎连我都不得不败退。我在他灰绿色的眼睛里看见了一点点从中心开始发光的温柔,浅浅地,看上去十分微弱,但是从那里面我也分外清楚我看见了的到底是什么…在此之下我终于在这样的柔和里望见了我自己,连固守的那份希望都显得黯淡几分。苗木君稍稍松了口气,退回桌沿,目光却是没离了我半分。

  雾切さん说的没错。我暗自沉思,正是这份美丽才会被她称呼为「超高校级的希望」这样听上去相当无理的称号吧。直视着苗木君,我终于败退地认输了。

  “…真是、拿苗木君没办法——是我输了喔。”

  

  他终于松了口气,无奈而温柔地微笑起来,笑容在光影之下摇摇晃晃,似乎是带了一点点完成任务的松懈。我对此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从喉咙里扯出来一点不太甘愿地叹息。一时间的理论论破当然不会让我有所改变,然而在这样耀眼的希望下似乎是不服从也没有办法。由此刻开始,我打心底里承认了这位「超高校级的希望」,而能够在这样美丽的光芒之下,或许我也会因此而改变我对希望的观念吧?苗木君只是垂了垂眼睛,接着又露出了有点儿祈求的希冀,“狛枝、君…?”

  “是?”

  “如果可以的话,”他又惯例性般地伸出食指,轻轻地,有点害羞地挠了挠脸颊,“…还请和前辈们好好相处吧?”

  

  我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控制住地笑出声。这种要求,实际上稍微有点难为我——不过既然希望君这样拜托了,我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如果是这样希望的话,我会的哦。”

  “不,不是的。”

  他的声音似乎也轻轻地微笑着。

  “虽然有点失礼…这是我作为苗木诚,个人的请求——我希望前辈能稍微,再多看看这样的美好啊。”

  

  于是我终于彻底地败下阵来,在名为「苗木诚」的,只有他独有的希望里,沉默着应允了。

  

  

  

  

  

  

  ①:虽然说是日向君拜托的苗木,实际上是日向和七海一起…这是我无所谓的私设吧,主要是日向和苗木同为凡人,应该会熟一点——然而他也本人也是不会无谓插手这种事情的x总 总之就是这样!

  ②:想了很久但还是表述不清,狛枝起先是因为「希望这么拜托了我所以我会去尝试」,然后终于还是被苗木打败得「既然苗木诚这样拜托了我就要去尝试」这样吧…

  

  本来只是想看他们谈恋爱的,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最近重新回坑,看看狛苗深思我怎么会有出坑的时间?三刷弹丸2成就尚在努力,话说以前对狛枝超级没底就三刷了下第一章,然后就塑造了这么个…ooc狛枝吧。

评论(24)
热度(16)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
“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