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邱非生贺10h] 所谓冠冕。

“正是以你之名才能成就的未来。”

 

邱非生贺,大概全员友情向。主场新生代,忘记带宋奇英玩(现在才发现)。闻理视角。

没什么好看的。我流ooc。

 

 

 

 

今天的第一滴雨「啪嗒」一下打在了我的手臂上,凉凉的。

邱非说:“下雨了。”

“是啊。”我站在他身边仰望灰沉沉的天空深切地叹气,“最近乌云都在这儿盘旋一个多星期了,今天才下雨。”

还闷得要死,我悄悄补充。这样的天气和雨让人忍不住期待雨后的清新空气,尽管明明知道现在下雨了,我连让邱非出门的目的都达不成。

邱非听了我抱怨也不置可否,只是很浅的笑了一下。我自认识他以来就没见他笑过几次,总冠军三次到手他都没能笑出来。第一次比赛结束我去敲他门,把手一拧开只见着他指尖颤抖地搭在键盘上,现着荣耀二字的屏幕上倒映出他怔然的神色。

真冷淡啊,这个反应。整个嘉世都在欢呼尖叫,嘉世的队长却仍于茫茫然之中无意识地发怔。我向前敲敲他的桌子他才反应过来,坐在椅子上朝我露出个有点歉意又浅浅淡淡的微笑,甚至都说不上明显。

和现在这个笑容一模一样。

 

今天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打得人一个措手不及。我本意是想把邱非骗出门,初见面时还是清秀少年的邱非大概是近几年越来越有向叶神发展的趋势,死在训练室里抓着鼠标绝不动弹,看得我胃部是一阵抽搐。只不过照现在的情况而言,我这想法大概是要被掐死在摇篮里,怎么让人甘心。

我要奋起反抗。

我说:“要不我们出去淋雨跑个圈吧。”

邱非说:“你试试。”

我:“……”

邱非很是冷漠地嗤笑了一声。

友谊的小船——算了,我们现在开始就没有友谊了。

 

我觉得很难过,认真地说是非常难过。我连邱非都骗不出门,多少年嘉世副队也是白当了,可称年度第一悲情大戏。邱非看我的眼神像在看神经病,很是微妙的停顿了两秒,接着又很是微妙地轻声叹了口气。

…然后转身走进门,随手在一边儿拿了两把雨伞,丢给我。

“说吧。”他的声音很是无奈地融化在雨声里,“想去哪里?”

 

 

友谊的小船翻回来的十分钟后,我的感受是:雨真大。

为什么今天的雨这么大呢?

“因为你挑了个好日子。”邱非嘲讽道。

他此刻正在弯腰把长裤卷起来,照我说吧这个季节还穿长裤的人都不太对劲儿,邱非就是不对劲儿的人之一。我看着他一下一下把裤脚卷到膝盖以上,然后踩着湿透的帆布鞋,站起身,“你到底想怎么样,闻理。”

我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看他起身就朝前继续带路。邱非又是无言叹气,他总是很顺着人来的:长得个高高瘦瘦的模样,眉眼间都是锐利的光亮,然而却拿谁都没办法,这一次也是由着我带路,并不打算反抗。他到底还是顺了我的意,跟着我穿过雨帘下的街道,两把伞一前一后地在行人渐少的路上前行,这之后也没有再询问的声音。

这不是很好嘛,我小声笑起来,和邱非一起跨进被行人脚上的雨水打湿了门边的建筑里。透明的玻璃门很是安静地被我伸手推开,我笑嘻嘻地撑着门给邱非让个道,“队长请。”

邱非瞥了我一眼。

 

我在前边儿搞手续的时候邱非很是镇定地靠在门边扫视周围,连眼神都带着点以不变应万变的镇定。我假装无视他时不时飞来的,越发尖锐的眼刀,故作镇定地解决完一切帅气地一转身,“走吧!”

邱非呵呵了两声,跟在身后带着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这就是你淋着雨也要带我来的地方?”

“……不好吗。”我干笑两声,“队长你也需要偶尔放松一下的。”

队长不置可否,只是先我一步推开KTV房间的门。

 

 

<<<

虽然没有人说过也没有人知道,但其实邱非唱歌真的很好听。他的声音是那种有点儿低音的声音,就总显得他很是稳重(虽然他也确实很稳重),能把偶尔少年心性的一点点幼稚全部压在他的嗓音里,论唱歌当然也可以排上联盟前几名,起码能够力压叶修前辈。我跟邱非两个人很是无聊的在里边儿轮着点了好几首歌,期间还有对唱,就我一个人吼得很可怕,而且在邱非的声音下显得非常有压力。他没戳穿我我就假装不知道,硬着头皮吼下去——实话说,还挺爽的。他唱的时候我就溜出去翻东西,端进来看他唱。邱非很少唱歌,大概是因为有点害羞,实话说我也觉得这种场景对他来说有点儿违和,不过作为一个专业邱吹我觉得他还是非常好看的。

他在唱大概第五首歌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果断关灯的后果是把邱非打了个猝不及防。队长瞪我的眼神在阴暗的房间里显得尤为可怕,屏幕上的光亮打在侧脸上显得光影分明…我打了个寒颤,举起手,“对不起!!”

“开灯。你想干什么,闻理。”

我干笑,悄悄把手从身后抽出。邱非握着话筒站在屏幕前仅仅扭转半个身体,瞧见我起身之后的视线随着我向上移动,仿佛监视一般地注视着我。

“…总之,”

 

我悄悄给自己数了下,三、二、一。

唰—。

 

鼻尖沾了点奶油的话,样子会变得有点好笑。邱非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一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模样维持了好几秒才慢慢归于平静。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没忍住笑出声,被踢了一脚。对方有点儿困惑地接过蛋糕,不算大的戚风蛋糕上抹着平整的奶油,唯一被堆起的一点儿刚刚被他碰上了鼻尖,而巧克力酱在上面勾出「邱非」两个字,“…这个是?”

“生日快乐,”我笑嘻嘻地说,“邱队,生日快乐啊。”

 

按照我一个副队的角度来看,他也拼过头了。虽然他不说,我还是知道他几乎都没什么娱乐活动,庆功宴罢了,平日里放假或者队员们休息的时间里,他也宁愿去网游里争取一下boss。近年来退役大神都热衷于在网游里抢boss,我也听见过他偶尔急火攻心,拳头重重落在桌面上,沉闷的声音我听着都替他的手疼。就这种人,生日一个人的话未免孤单得过于可怜了。——偏偏邱非还不记得,近年来生日自己都忘掉了,还是我悄悄翻了他身份证才知道的。

在屏幕的光亮下,邱非的眼睛闪闪烁烁摇曳着犹豫的光亮。他接过那个不算很大的蛋糕,我看得出来,还是有点重量的:“…谢谢?”

吓得连罚我都不记得了。我悄悄笑了一下,从桌下拿出预先准备好的蜡烛和打火机,抽出两根安置在蛋糕上,就着邱非的手左右观察几下,捧回来放在桌子上。桌子其实不高,我跪在地上,邱非就坐在沙发上看我给蜡烛点火。在「啪嗒」地声响过后,我稍稍伸出身体,把屏幕调到最暗。

“来来来,”我打了个响指唤回走神的邱非,假装不知道他神游,“唱歌唱歌。祝你生日快乐——”

邱非闭上眼睛。

我把这首歌英文中文一起唱了两遍,开始还只是我一个人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多重奏。那群人唱歌不知收敛,声音一下一下响在房间里居然还带着点回音。绕到邱非身后的时候他的睫毛颤了颤,被我一伸手遮住眼睛,“Happy birthday to you——”

青年张了张嘴,接着又合上了。

等两首歌唱完就哗啦啦一大片掌声,我在邱非身后高喊三二一,飞速松开手的下一秒他就被糊了满脸的蛋糕。黑漆漆的房间里都没人来得及开灯,始作俑者卢瀚文站在他身前正面对着草莓的味道,兴高采烈地朝他喊,“生日快乐!”

乔一帆坐在邱非左边儿,我一个二十几岁的人赤着脚踩在邱非身后的沙发上,显得很幼稚,而且看不见乔一帆的表情,就听见在一片安静的声音里他语带笑意,近年来逐渐成熟的嗓音带着点褪不掉的软,温温和和的:“邱非,生日快乐。”

高英杰就坐对面,看了这样子也急急忙忙,竟然有点儿脸红,很淡,如果不是靠在蜡烛后面我大概还看不出来,“邱队生日快乐!”…地,这样说。我在后边儿纠正他,“这种时候还喊邱队啊,都生日了换个称呼?”

“小非非。”盖才捷邪魅一笑道,“怎么样,这称呼挺好的是不。生日快乐哈,嘉世最近挺可怕耶。”

几个人绕着桌子坐地上也不嫌脏,戴妍琦听了这话伸手过去打了一下盖才捷,“小非非只有我能叫。”

盖才捷举手投降:“成,要尊重联盟宝藏的意见。那我喊啥?”

全场唯一一位女性露出了纠结的神色,过了会儿说,“那你还是喊小非非吧。”

“哦……”

于是戴妍琦勉强妥协,转过头无视背景卢瀚文四处蹦跶的声音,当即笑靥如花,“非非,生日快乐啊。”

大概是被这突然袭击打懵了很久的邱非终于说,“戴妍琦,你敢不敢换个称呼?”

 

盖才捷狂笑起来。

 

我蹦跶下地去开灯的时候卢瀚文取代了我的位置,多大个人了压在邱非身上逼他吹蜡烛,跟少年时一样幼稚,但也没什么不好。灯光啪一下被按了开关,整个房间亮堂堂的。我注意到寿星扫视全员的时候再一次露出了愕然的神色,“…你们怎么回事。”

高英杰朝他笑,“生日蛋糕啊。”

“…生日蛋糕,人手一个?”

“那当然,”盖才捷说。他举起手里的黑森林蛋糕,抽出右手朝乔一帆比了个v字,“看乔乔,我们是同党:提拉米苏和黑森林同等好吃,不接受反驳。”

戴妍琦呸他,“有什么东西比得过芝士蛋糕?”

卢瀚文伸手在邱非脸上瞎抹一把,下了沙发蹦到盖才捷身边高呼。

“红丝绒和草莓是世界的珍宝!”

 

邱非很无奈地抽了张纸巾抹了抹脸,从满脸蛋糕里解放出来。乔一帆没参与蛋糕血案,瞅着高英杰捧着香草慕斯参加战争,据理力争。我靠在门边看他们闹都忍不住笑起来,目光稍稍挪动,“队长,许个愿?”

青年眨了眨眼睛。

“我的愿望你们都知道的吧。”

“不知道不知道,”戴妍琦立刻退出战争,“许愿许愿!许了才能灵!”

房间里立刻安静下来,几个人眼里一派希冀。邱非被看得无可奈何,稍稍抬高下巴深呼吸,闭上眼睛。

“…希望嘉世重回三连冠。”

于是大家就鼓起掌,一点儿都没有给自己战队出声的意思。这时候他们就难得默许一下这个愿望的出现,情景想想大概还是挺好笑的,各个战队的队长默许了嘉世队长夺冠的意图,算是对寿星的一点点纵容的礼物。

“但是,”高英杰在掌声里说,“为什么是先吹蜡烛再许愿?”

……

 

这不重要,卢瀚文说。许完愿之后几个人像完成了什么大事儿一样东倒西歪趴了一大片,盖才捷咸鱼躺了一会儿突然蹦跶起来,“小卢!醒醒!这里是哪里!”

卢瀚文倒在沙发上,但还是很给面子:“KTV!”

“KTV适合干什么!”

“尬歌!”

两人相视一笑。

 

戴妍琦给我递了一副耳塞。

 

我在被那两个最起劲的人魔音穿耳的时候,才痛苦地察觉到我唱歌真的还算好听的了。乔一帆跟高英杰一块儿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就拿着刀叉给人分盘子,还接过了所有人的蛋糕一块儿放在桌上,颇有点任君选择的感觉。邱非无言地切好蛋糕——他是我们里边儿唯一一个会做饭的,刀工也好,神奇吧?——给我们各分了一块儿,然后端着碟子躲到离中心人物最远的角落。高英杰上去点歌,打断了盖才捷和卢瀚文的连续尬歌,“…两位,歇会儿吧。”

戴妍琦摘下耳塞喊,“邱非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唱歌!”

 

邱非一下子被推回最中央。

他茫茫然四下张望,些许恍惚掩盖在他一如既往沉寂而锐利的目光下,仍旧是清清冷冷的。戴妍琦给他鼓劲儿,握着叉子使劲儿给他打call,很有点整个人都拿出来甩一甩的气势。我早在他们没注意的时间里就溜到了屏幕旁边,把列表清了个干净,最后点了一首歌。

这时候的荣耀早就不是什么普通游戏了,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这么个玩意儿。嘉世也作为曾有辉煌王朝的战队而被纪念,低谷直至几近解散之后又重新表现出了很有竞争性的实力,粉丝也绝对不少。早在新嘉世刚刚建立时邱非给我唱过一首歌,那是我第一次听他唱歌。

「以前看到的。」他当时轻声解释道,「嘉世的队歌——我有一次,在观众席上听见的。」

三分钟左右的曲子而已,因为嘉世而居然被收录进歌单。我刚来的时候就搜索过了,这种几乎是粉丝同人的东西居然也有得被收藏,可见荣耀的影响力有多么强大。邱非看见歌曲的时候整个人都怔住了,显然是没想到这首歌居然也能被收录。

我在歌曲的前奏声里笑起来。

 

“嘉世不会倒,是吧?”

“生日快乐。”

“没了你,就没有现在的新嘉世了。”

 

他是嘉世残垣下年轻而孤单的王者,是支撑嘉世走到现在的队长。我目睹他一路的艰辛与沉默,只是这份努力的报酬来的稍微晚了一点点。对我而言,是过于无力也无法为他撑起更多了,只能希望,这份美丽的希望——

永无熄灭之日。

 

“生日快乐,邱非。”


评论(19)
热度(42)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
“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