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一碗炒饭引发的血案。

“……结果不但没点题,我还没吃到这碗饭。”

 

Cp路我,全程放飞。中心只有一个,嫖。

强行多一位少女。

 

 

门铃吵醒我的时候大概处于傍晚六点。

彼时我正补眠补得昏天黑地,临近终结的深度睡眠在收尾的末端被外边安安静静的环境里一阵刺耳的门铃吵醒,但感觉还不算太糟。

 

窗外滴滴答答打在窗台上的水声告诉我,外面在下雨。

 

熬夜太晚的后果就是我都懒得去换睡衣,套着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就直接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现在这相当随便的行为看上去倒像是幸运,免去了换衣服的时间。我起了身,掀开被子下了床,迈几步就拖着身体到了门边,透过猫眼看着按铃的人。

门外是绫小路。

绫小路清隆。

 

“……”

“……”

 

他大概是注意到猫眼的异样了,放下了抬起来准备再次按门铃的手。

然后或许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开口地短暂沉默了一小会儿,但声音镇定一如既往。

“下午好。”

“……下午好。你来干什么?”

“不用这么介意吧、…遇见我就一定没有好事吗。”

 

我沉默了一下,开了门。

 

 

<<<

房间里其实阴沉沉的,开了窗就能把窗帘都给打湿。我没开灯,外边儿天空也一副过度睡眠的模样,连夕阳都懒得看我一眼。绫小路坐在一旁的电脑前很是自然,仿佛这不是我的房间而是他的房间一样。两个人坐在黑暗里相对无言,绫小路打破沉默,说你还没吃饭吧。

“你不是只为了问这个的吧。”

雨声沉默着。

绫小路的眼睛在房间里也是灰暗昏沉的,他摇了摇头。

“先去吃饭吧。”

 

>>>

这个时间刚好是饭点,食堂里吵吵嚷嚷的折腾成一片。我跟绫小路站在门口,“…不想吃食堂。”

学校里其实是可以自己做饭的,毕竟这可以算是生活技能之一。只不过为了防止食材上点数的bug,自己动手的各式工具食材比起食堂里的还要贵。绫小路转头来看我,“要很多点数哦。”

“但我不想吃食堂。”

“你不够钱的吧。”

“…但我不想吃食堂。”

绫小路投降。

“……当我没说。”

 

其实食材放得不少,绫小路就在边上看着。在正式动手之前我先抱着食材去刷了学生手册,身边一群A班的人出来和我一起浪费钱,目光扫在我身上看的人很不自在——好歹平日里我也是勤俭节约的人,偶尔浪费一次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撑得起。

绫小路跟着我在队伍里移动,倒是很不动声色地拦下了不少古怪的目光。

我其实不是很知道怎么评价他的行为——非要说的话,我们已经谈过分手了。绫小路没有反对,我们从头到尾大概也只是由我开口说,“绫小路,分手吧。”然后由他询问,“当真的吗?”作为结束。

不当真还是假的吗。

但那时候我们也是跟着好几个人出行,甚至都没有什么时间单独见面,只能待在队伍最后面说话。彼时栉田一挥手,“绫小路君?过来过来,稍微借用一下时间哦!”地,由着绫小路抬起头,以一路沉默作为终结,被前边的女孩子们拉去讨论了。

“……”

我无言。

 

但这又算什么啊。

四周的A班学生像是明白了自己过于失礼,各自移开了目光。

在最终被保护着的影子下,我被“护送”到达了最后的终点。

 

 

<<<

本身我其实没打算做太难的,说到底这个念头也只是出于心血来潮而已。绫小路又帮我把食材放到一边,像是很随意地开口询问我,“说起来,你打算做什么的啊。”

没什么。我回答他,“蛋炒饭。”

 

这种时候他大概在心里纠结这种话题完全无法展开吧。我意外的为此感到一丝愉快,并且因此心情变好。绫小路在一边像是为了避免自己太碍事儿而站的挺远,但也不至于完全听不清话。我搅拌着碗里的蛋液,接着朝他发问。

“所以说,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不,所以说只是出于探望恋人…”

我转过头,怔怔然开口。

 

“我们已经分手了吧。”

 

 

绫小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我。——虽然说是这么说,也不见得他平时就有什么表情了——他盯着我的眼神有点可怕,自那副自由的懒散模样敛成了副停顿着的肃然,看着吓人。我低下头继续搅拌,把盐和油倒下去再搅拌几下,开了灶台和抽油烟机,总觉得一下子就满是烟火味儿,和这所学校都格格不入。

 

直到他突然之间喊了我的名字。

 

“……在。”

 

我方才拧开炉灶的指尖又扭了回去,自知接下来兴许他是要放大招。心平气和地关了火,我转过身之前,听见的是脚步声逼近的声响。

 

 

>>>

实话说,后腰抵着桌子边缘的感觉相当糟糕。我被他抓着肩侧的时候觉得有点疼,但是绫小路的那张脸不如说是完全看不出异样,还是一如既往——唯一的区别大概是,稍微流露出了点认真的神色。

“已经分手了吧。”我重复道。

“我还没有答应。”

 

他微微调整姿势,凑上来和我亲吻。

然而那不算是个吻,充其量算是以啃咬作泄愤,甚至流露他深藏已久的情绪,近乎恼怒。我意识到的时候下唇已经被咬出一道小小的伤口,从钝痛里绽开尖锐的、因为被划破而格外清晰的痛觉。血流摩挲边缘加剧这涩然的疼,而绫小路按着我的动作愈发用力,舌尖扫过伤口闯进嘴里,疼得我直接放弃抵抗,皱起眉勉强睁开眯起的眼睛看着他。

绫小路一点放过我的意思都没有。

但我其实也完全不明白他在想什么。有什么好生气的吗?从头到尾我连他会接受告白我都无法理解:你喜欢我吗?没有吧,整个故事都是我一厢情愿吧?难道说是换个女孩子你不会答应吗,只是因为我抢夺先机的话,也完全没有什么和以往不一样啊。

要我说的话,栉田和堀北还比较像是你的恋人呢。

 

绫小路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不明白我在想什么吧。他只是又咬了我一口,牙齿压在伤口的不远处,或许是在惩罚我短暂性的不专心;我觉得头昏脑涨,甚至觉得大脑是近乎窒息的缺氧,明明并不是不会换气。

他松开了我。

 

我抿着唇别过脸,下唇还是泛着疼痛,伤口显然也没打算放过我。然而我整个人笼罩在绫小路的阴影下,扭头望过去也只是有白色的灯光。窗外仍在下雨,深色的天空泛着微弱的橙,湿漉漉地响着雨滴打落的声音。

“我说过的吧。”

绫小路稍一偏头看着我。

“你是属于我的。”

我知道他这句话其实什么意思都没有,就是单纯地当做物品看待我的归属权,从而激发的微妙占有欲而已。实际上我想问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为什么单独是挑选了我,比如说如果仅是没有所谓恋情在里面的话,放我走又有什么关系?…但我最终还是在他的目光下垂了眼眸,觉得连唇上伤口都冷冰冰的,泛着深入骨髓的疼痛,湿湿凉凉的沉默着。

 

“嗯。”

我生硬地回答他,

“我知道了。”

 

评论(16)
热度(62)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
“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