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叶蓝]做梦!

*疯狂ooc,毫无逻辑(
*无意义脑洞加意识流。烂尾。
*有 有毒???
*总而言之慎入。

01.
结果今年夏天的太阳跟回光返照似的,烫到脚底满是火气。许博远光着脚踩在地上,光滑的瓷砖没能减少太多痛苦,除此之外的温度还是高得人浑身跟蒸熟了一样疼。
空调坏了。
这个时间点真是巧到不行,许博远脱力地倒在地上试图再汲取一点凉度,最后以失败告终。

02.
迷迷糊糊昏睡过去后的几个小时内许博远没做梦,丧失意识地让大脑也陷入沉睡,直到有人摇醒他,口气时远时近地催促,让人烦躁得想给他一巴掌。
“小蓝?蓝啊起来了——你在地上会着凉——许博远?起来?醒醒……”
许博远很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他的脑子几乎下意识地回想起蓝溪阁公会和君莫笑的恐惧,接着想到荣耀,和里头一大堆破事儿。绕岸垂柳又在嚷嚷还是什么的,春易老最近又有把他拽去第十区和别的公会抢boss的意图。新人呀小号呀卧底呀在脑子里乱成一团,最显眼的那个居然还是兴欣——那个新崛起的战队,公会也真不是差,Boss抢了一波又一波。
“烦死了!”他大喊一声,侧躺着黏着冷冰冰又被体温回暖的瓷砖地板,眼睛都没睁开一下。

03.
接下来他就开始没好过了,大脑从深度睡眠里苏醒的后果就是又开始天马行空。首先他觉得好像被什么抱起来了,公主抱的姿势让他觉得非常不习惯。毕竟怎么说许博远是个男的,被这样少女地抱起来实在是…非常奇怪。
结果那人怀里意外的安心,暖暖的却不是夏季那样狂躁的高温。热还是热的,不过这种情况多热一会儿倒也不会怎么样。许博远很好奇对方要把他抱到哪里去,倒是也不挣扎——反正,总不可能一直抱着的不是?他想着去看看那个人是谁吧,猛然觉着头发似乎长了很多,垂在耳际两缕蓝色发丝不太乖巧地乱动,脑后似乎也有些沉重。他抬起头,只觉得似被一片并不存在的阴影遮蔽,清晰地看见了那个人低头对他笑的动作。
——我靠…。

他恍然看见身侧很多玩家角色头顶蓝溪阁公会字样,盯着正使用怀中抱妹杀——抱蓝河杀?——的君莫笑,萌新们满脸迷茫不知所措。
蓝河想都没想。
“集火君莫笑!”

04.
抱着许博远的叶修被这话惊得手一抖,差点没把许博远摔地上去。

05.
炮火声响成一片,可事实是并没有什么作用。君莫笑抱着他躲得游刃有余,末了还能空出一只手固定千机伞。蓝河抓着他的手支撑身体免得自己摔下去,没半晌抬头一看,千机伞跟某叮当的竹蜻蜓一样固定在头上,还能旋转着带飞两个人。蓝河觉得头晕目眩,被人抱着只能无语望天,甚至降落他都没反应过来。
“醒醒,”抱着他的人把他轻轻放在地上,许博远惊觉地面并不生硬,却可以踩稳。他抬头去看,叶修咬着根烟扭头朝他看过来,“怎么,起不来啊?”地,这么说着朝他伸出了手。
许博远顺势抓着他的手一用力站起来,眼睛斜望见两人正站在某家网吧门口。敞开的门口,上边的标题写着“兴欣网吧”。

06.
这是什么操作。
许博远还没反应过来,叶修顺势就牵着他的手很是自然走进去。大概是假期,叶修也是来这儿瞎晃,跟前面打个招呼把许博远扯到一边不由分说地上机。
“帮我刷boss。”
“靠,不干。”
叶修忧郁地看着他——虽然一看就是装的——口气还挺有点委屈的意思:“蓝啊,你这样对不太起蓝溪阁吧。”
许博远懵懵懂懂看着他,满脸迷茫不知所措。
“兴欣的指挥就在这里,”叶修指了指自己,理直气壮。
“你不去告密吗?”

07.
???
“大神你不按套路出牌吧这?”
“那当然。哥可是冠军。”
……
“还有,”叶修特别郑重地说。
“我挺喜欢你的,要是兴欣抢到了你就嫁过来吧?”
……
这两句话之间根本没有关系吧!
“嫁你妹啊!”

08.
战斗过程反而在这话里变得模糊不清了,许博远心不在焉地操纵着角色,用的是叶修随手给他拿的一张剑客账号卡。他没什么干劲地给蓝溪阁那边开着语音,直播叶修指挥全程之后还是被君莫笑打爆,一点意外都没有地被兴欣抢下了boss。
然后叶修把鼠标一丢,朝着许博远的眼神摆明了要他的回答。
他在做什么梦,许博远黑着脸想。嫁?那是有可能的事情吗?他低着头思考要怎么把大神吼回去,刚刚抬脸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叶修的眼神逼退了。
他的眼睛——深色的,认真地沉默着,等待最后一一个判决胜负的回答。

许博远张了张嘴。
他突然觉得这样的语言晦涩难懂,根本没有办法表达。声带擅自发出了声音,在下一秒决定未来的结局——

09.
“我靠——……!!!”
旁边抱着电脑敲键盘的叶修闻声,手里动作还没停,“做噩梦了?”
空调呼啦啦地运转着,看样子是好了。
“没有,”许博远说,“…我梦见你告白那次了。…”

其实总的来说是个很神经病的梦,许博远没来得及补充,叶修先笑了起来。他游戏那头的队友还在迷茫,许博远被叶修一手搂过去,亲吻他的额头。
“那有什么?哥帅醒你了?”
“…是不想被你用眼神再威胁一次。”
叶修笑到呛气,被拍了几下才缓过来。“那有什么啊,”他顺势揉一把许博远乱七八糟的头发,声音为他放轻了些,“无论几次你都会被威胁到吧?”
“这有什么好笑的啊。”
许博远瞪着他。
“没有。”叶修说。他再一次亲吻许博远的额角,笑意盈在话语间挥之不去。“这样就很好,”他说,“你还在这里,这就很好。”

许博远被他的话弄得一头雾水,被人推上了床扯上被子。叶修交代几句关了游戏,接着关了灯,刚刚钻进被子里的身体环抱住许博远,最后让一切结束在两个人的呼吸声中。

-fin

评论(19)
热度(94)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
“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