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陌

Tokiryo☆時凉 提问:

远哥你为啥这么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文笔还贼棒!!! 产的粮每次都巨无敌好吃!!

林墨陌 回答:

hhhhhhhh一开lof见到提问真的大惊hhhhhh没有,我觉得我距离你的夸奖还有点遥远xddd文笔不足!严重不足!完全是最近看什么文就是什么文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乔乔最可爱惹!!!人超级好还陪我扯淡过奇奇怪怪的脑洞(………………)好吃这个问题我觉得,没有乔乔的粮好吃,over!

[Hibimomo]发卡

“Hiyori…真的是,无可取代的吗?”


Cp雨宫响也×如月桃,虽然cp意味不明显…。

大写OOC,意识流+生硬的心理转变凑数,仿佛hibiya不是一个小学生jpg.  车祸组已拆,雷者慎入。


“不要。”


又是惨遭拒绝的一天。

新买来的可爱物件被弃置于桌上、理应接受它的主人则别过脸去,犹如傲气的公主般高高地扬起头,目光甚至没有在它身上多停留一秒,嫌弃之情也没有丝毫掩饰。

明明是非常可爱的发饰。黑色倘若淹没在发丝中间,装点着的淡粉色蝴蝶结则会被特别凸显出来,理应是足够为少女加分的装饰。为了这份礼物在好多好多可爱的饰品里挑挑选选,...

[堂澄]花束

“话说啊,中堂さん的话—”

她若有所思地说,

“要不要考虑和我交往?”

*CP中堂系×三澄美琴,我流ooc,全靠脑补,没有文力。
*大家就将就下呗。

“哈?”

“不不不,中堂さん现在也四十多岁了吧?你看,没有成家立室的话不是很麻烦吗,又会被人担心,还总是要被说…结婚了的话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了,中堂さん也是,我也是,”三澄轻快地拍手,“一举两得。”

“我没有这种问题。”

“那就为了我结婚吧。我们两个人。”她倒在沙发上大叫,嘴里念着她从未说出口的烦恼,声音凝成高分贝的哀叹穿过仅有两人的工作室,“结婚啦未来啦什么的,真是的——高龄的女性凭什么要被催促啊,我还是少女的年纪来着…...

不管写得好写得不好,有人理解还是没人理解,热度高还是不高,我都必须写,想到了就要写,卡住了也得写,因为我除了写之外什么都不会了。

[英加]矿泉水

摸鱼jpg,ooc,慎入。
跑完步很想有瓶水喝嘛。

-

太阳实在是炽烈得过了头。

他双手撑着膝盖在草坪上喘气,身体重量全数交付膝盖以下,简直站都站不住。马修不得不稍微让双腿跨开一点距离,以扶住身体不要前倾摔倒;他现在实在没有余力支撑自己,只能提早做好防备,免得摔上满身的细草屑。

好热啊……

跑完步很想坐下,但是这样的话对身体不好。马修已经不记得具体是对身体哪里不好,只记得剧烈运动之后不能坐下,跑步首当其冲。他猜想自己现在一定相当狼狈,弯着腰,汗水从发梢间融合坠落……但是没办法,双腿所余下的力气不足以让他行动,腹部传来的钝痛感让他想起来前几天被揍时的感觉,比这个要疼,但是没有现在难受,喉...

[极东组] 明けない夜に

cp是王耀×本田菊,重度我流ooc其实是看完本家耀百科之后气到放飞自我的产物看着爽的。人生气的时候就容易写得多一点,虽然也就一点点

可能有点意识流,依然是搞不懂讲什么的故事。

总之要好好珍惜眼前的事物ある。

(一个口癖都没有了的王耀,一个自称都变了的本田菊。)

我也搞不懂是cp还是亲情了。

慎入


坐在凌乱的房间里发怔。


-


本田菊把气球抢下来。王耀的手使气球那根细长的白线也沾染了一小部分温度,抓住气球的线就好像能够抓住王耀手心里的暖意似的。王耀任着他动作,看着本田菊把他左手里的气球抓走,然后他就叹口气,笑一下,空出的...

[米英]秘密配方。

阿尔弗雷德×亚瑟,味音痴。

艰难的一下午…。

重度我流ooc,意义不明,完全不明白在讲什么,阿尔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人了

反正就是个双箭头吧。


持续地追随着你的目光。

自视线开始装下他之后心里某处就变得模模糊糊的。

亚瑟的背影在阳光与阴影的交界处来来回回的晃动。

很少见到的服务生衣装,自从他来这里打工之后就可以每天看到了。即使这样也没能改掉从骨子里的绅士风格,只有看见自己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失望地说,“——又是你啊。”

是啊。阿尔弗雷德说,“因为亚瑟在这里嘛。”

回应倒是也一如既往。

“笨蛋,说什么呢。”

挥挥手就转身想要离开的青年,影子在...

[SL] 幻觉

cp Sal × Larry,非常的意识流,非常的看不懂自己在写 什 么

非常ooc,不懂想表达什么,总之…就是Sal在监狱里的一段故事。

反正,随便看看…请慎入,文力全无,全靠凑字数。

一切全靠脑补!请官方随便打我脸。


    监狱里的生活比想象中的还要难以忍受。


    铺天盖地的采访、隔壁牢房的喧扰声、食物、呼吸,连天空都无法看见。他日复一日地蜷居在角落里,碰巧对面是无人的牢房——再怎么看,铁栅栏外之后也不过是个空落落的房间,一眼望过去能看...

[埃利里奥]秘密

埃利奥特×里奥,钢琴组。

极度OOC预警,相当意识流

只是个突然的脑洞,本来只想写段子的,一塞心理描写一下子就变味了(

算了,写都写了。


01.

睡着了。

是今天的太阳太合适午睡所以不知不觉地倒在书上了吗。

里奥抬起头,抚着书页边缘的指尖也停留在原地。趴在桌子对面的少年眼帘紧闭,以平静的神色陷入微弱起伏的呼吸中。埃利奥特的表情很少见到这么安稳的时候,在铺盖着淡金色的太阳里趴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做梦。

睡着了。里奥合上书。

不时歌唱着的鸟鸣杂乱地合奏了几瞬,在动摇着的林木间注视着他们。

埃利奥特。里奥想,埃利奥特睡着的表情,这样毫无防备...

[埃利里奥]Melancholy

埃利奥特×里奥。钢琴组。

极度OOC预警。

重温之后超级喜欢这对了。………我以前那么喜欢ph,怎么就没发现这么甜(个鬼,后期钢琴组我只想杀人)

搞不懂自己想写什么,总之先写了吧。


  

  

  

  “里奥。”

  “嗯,怎么了?”

  再一次响起书页翻动的声音。

  因为风而动摇着相互碰撞的枝叶。

  他扶了扶眼镜,听见方才念出自己名字的人问道,

  “你啊。有喜欢的人吗?”

  

  还真是突然的问话啊。

  里奥从纸张间抬起面容,注视着蓝瞳的友人,以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口气普通地感叹着,“埃利奥特也会问这种问题啊。”

  “…...

[帝人中心] Past Time

*帝人迟到的生日快乐orz总之写完了!
*cp正帝。ooc,十年后的帝人。
*意义不明,搞不懂自己想说啥…反正就是这么个发展吧。
*呃没什么想说的了,远走高飞的正臣迟早会回来的!!不管怎么样就先这样吧,对。Happy Birthday Mikado!


    帝人做了个梦。

    龙之峰帝人今年26,还算年轻,是个普通人。身上有道被衣服遮挡的伤痕,在很偶尔的时候可以听见妖刀的呓语,四年前分手的恋人名为圆原杏里,是个温柔的眼镜美女,现在关系也很好,但是确实不能算是恋爱。在普通的公司做着普通的工作,擅长的IT也有派...

[邱非中心]いかないで

「いかないで」

-

几个小时的爽文,听歌听到了就觉得很合适。
无cp。私心。我流ooc,比较意识流。
邱非中心,邱非和叶修之间的事情。


叶修走的时候,邱非不在。

那天有在下雪,他就在窗边望着那片灰暗又沉重的天空纷纷扬扬的落下细小的白点,像是不再透明的雨水,但又比雨轻了很多。家门外的空气很冷,他是知道的——尽管他向来习惯最后一个走,但是那自然也比不过战队本部的灯火晚,就算知道他们在商讨什么东西也习以为常。

玻璃门拦着里外温差,朝着嘉世内部的那一面附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邱非抽出放在衣袋里的右手,举在胸前的食指不知所措的动了动。

想写什么呢?

好冷、邱非、嘉世...

[新生代]适合聊天的除夕夜

只有ooc的对话体。

垃圾lof链接一起屏蔽,麻烦各位点进五角星之后再点点链接(……)


☆☆☆


闻理「新年快乐!!」

邱非「新年快乐。」

闻理「队长啊,现在支持嘉世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闻理「我本来到你家楼下去放烟花——」

闻理「然后听见有人喊『嘉世不会倒!』」

闻理「还有『下赛季夺冠』之类之类的。」

邱非「……」

邱非「烟花你放的?」

闻理「……」

闻理「假装无事发生过.jpg」

邱非「喊的人是我。」

闻理「…不止一声,我记得有好几个人也跟着喊了??」

邱非「说明我们还是支持者越来越多了吧。」

邱非「(笑)」


影组日常对话。

01.

在M记偶然相遇之后超不爽地被黑子邀请一起坐了。

黛「反正已经输了。」
黛「要嘲笑的话也随你便。」
黑子「……」
黑子「不。」
黑子「我觉得前辈是非常厉害的人。」
黛「??」
黛「……………………???」
黛「你是笨蛋么?」
黑子「才不是。」

黛「那你这是在嘲讽么。」
黑子「我没有那个意思。」
黛「对落败的敌手说这种话,不理解为嘲讽才比较不可思议吧。」

黑子「不,我只是对在那种情况下还敢于去揪赤司君衣领的黛前辈感到很钦佩。」
黑子「前辈是我见过的人里唯一对赤司君动手还没有被还手的人。」

黛「……」
黛「我就权当是夸奖。」
黛「说到底,仅此而已了。」

黑子「我对黛前辈的钦佩是真心实意的。」
黑子「那么,接...

[平和岛静雄] 送给那个人的花束

*ooc,很赶。

*静雄さん生日快乐…!

-

捧着野百合花束走出花店门的时候,我深切地叹了口气。
虽说买到了就花语而言,大概是足够诚挚的礼物…这一部分完成得或许还算不错,然而接下来的任务才是最艰难的地方。
要找到我想要赠予的那个人,将这束花亲手交给他才行。
那个人并不难找,时常在这一带徘徊着。
然而,基于我初见他时的情景,虽然深切地感谢着他,但对他的恐惧心理也依旧真切地存在于内心中。


在真正地见过面之前,有关于他的传言则纷纷围绕着「怪物」一词。
拥有着如同能扭曲现实般怪力的怪物。
装扮稍微有点特殊,闻名于池袋——虽然注意过他平日里也有着类似于普通人的细节,但是在此之前,留给我的印象确实是「容易...

[恋与]家里有个姐姐是怎样的体验?

*什么原著设定,原著他们还没有姐姐呢。

*所以是架空。

*我流ooc。

*卖萌。亲情向。


*李泽言


-和在外人面前所不符合的是,对你的时候,很乖。

-“哎李泽言帮我拿下水果…”
“…哦。”
“李泽言你用钱买热搜了?”
“……没有。”
“李泽言过来。”
“干什么?”
“让我捏下脸。”
“…………???”

-李泽言:“……我搬个椅子。”

-坐到你面前给你捏了。

-小时候死犟,不听话还出言不逊。
“幼稚。”
“不清醒。”
“大惊小怪。”

-“……你想死是吧。”

-借着年龄优势把大少爷揍了,很爽。

-当时打得那叫一个翻天覆地,家里能砸的都砸了,扯着衣服跟个熊孩子似的在地上被...

[正帝]吵架。

纪田正臣×龙之峰帝人,我流ooc。

复健期水平低下,是个莫名其妙的首位限定。


  

  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

  

  ——是因为什么吵架?因为接下来吃什么吗,或者是因为想要浅黄色还是天蓝色的被套?到最后谁也记不清了,吵架最伤感情的一点就是吵着吵着就只是为了针锋相对而针锋相对,连原本目的都忘掉的、完完全全为了伤害对方而进行的活动。龙之峰帝人的声线带着点沙哑,字词零零碎碎拼凑成句子被从声带里抓拽出来,咬牙切齿地扎人心。

  为什么啊。

  杯子砸在地面上摔出清脆得不近人情的声响。

  龙之峰帝人摔门而去。

  

  这就是吵架的结局。

  

  

  -...

[敦芥敦]冬天。

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很莫名其妙的故事。

我流ooc,复健期文力低下。

01.

    中岛敦在冬日的阳光中睁开眼睛。

 

    窗外已经没有再下雪,但是还是给各式建筑铺了厚厚一层白色。他什么都没来得及收拾,穿着睡衣跳下床去开窗。中岛敦租的房子在五楼,一眼望下去就能看见落了雪的路灯,堆着小积雪的地面,戴着帽子和围巾的行人;空气里弥漫着早晨的寒气,冷得很要命。他深吸一口气,低温顺着鼻腔钻进身体里,冻得他一个激灵。太阳在他的左边,还挂在不是很高的地方遥遥发光,却没带来多少温暖,只浅浅地铺...

[邱非生贺10h] 所谓冠冕。

“正是以你之名才能成就的未来。”


邱非生贺,大概全员友情向。主场新生代,忘记带宋奇英玩(现在才发现)。闻理视角。

没什么好看的。我流ooc。


今天的第一滴雨「啪嗒」一下打在了我的手臂上,凉凉的。

邱非说:“下雨了。”

“是啊。”我站在他身边仰望灰沉沉的天空深切地叹气,“最近乌云都在这儿盘旋一个多星期了,今天才下雨。”

还闷得要死,我悄悄补充。这样的天气和雨让人忍不住期待雨后的清新空气,尽管明明知道现在下雨了,我连让邱非出门的目的都达不成。

邱非听了我抱怨也不置可否,只是很浅的笑了一下。我自认识他以来就...

[叶蓝] Echo- 01

 *一篇全文最烂的开头,没什么好看的,推荐跳过去看下一棒。


------------- 

许博远想,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在陷入沉思的时候地上还到处都是粉红色的花瓣,看着就和许博远不是一个画风,整个儿散发着一股粉嫩嫩的少女气息,根本没有办法相信是许博远口里吐出来的。

青年很是无言地保持沉默。

我不是,我没有。这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01.

其实一开始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没有人想得到许博远暗恋叶修,许博远自己都不知道。照他看来,该抢的boss还是得抢,就是多了个叫君莫笑的敌人,很烦;该上的课还是要上...

一碗炒饭引发的血案。

“……结果不但没点题,我还没吃到这碗饭。”

 

Cp路我,全程放飞。中心只有一个,嫖。

强行多一位少女。

 

 

门铃吵醒我的时候大概处于傍晚六点。

彼时我正补眠补得昏天黑地,临近终结的深度睡眠在收尾的末端被外边安安静静的环境里一阵刺耳的门铃吵醒,但感觉还不算太糟。

 

窗外滴滴答答打在窗台上的水声告诉我,外面在下雨。

 

熬夜太晚的后果就是我都懒得去换睡衣,套着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就直接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现在这相当随便的行为看上去倒像是幸运,免去了换衣服的时间。我起了身,掀开被子下了床,迈几步就拖着身体到了门边,透过猫眼看着...

[乔邱]我不能牵着你吗?

*瞎写。冷cp哪有那么多废话,张嘴吃糖。

他们这样见面的时候还是拜叶修所赐,彼时一副天使样的乔一帆抱着大叠纸张敲敲门细声细语地喊,前辈,资料在这里。叶修扭过头看他一眼,拍拍面前的桌子,小乔,过来,这个是你学弟——他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这个称呼完整地说出口——嗯,邱非。男孩子凭空瞥他一眼,神色淡漠得很可怕,丢了句你好就没了下文。
乔一帆却笑了,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叶修也没仔细去管他俩之间是个什么空气,目光落到资料上自乔一帆怀里拿走一叠,把剩下的扔到桌子上,还不忘嘱咐一句,小乔你带他去宿舍吧。
哦,好。乔一帆乖乖巧巧地说,那就走吧。他的笑容都像是因为邱非的到来而欢喜起来,眉眼间是细细碎碎亮且美丽的...

[叶蓝]做梦!

*疯狂ooc,毫无逻辑(
*无意义脑洞加意识流。烂尾。
*有 有毒???
*总而言之慎入。

01.
结果今年夏天的太阳跟回光返照似的,烫到脚底满是火气。许博远光着脚踩在地上,光滑的瓷砖没能减少太多痛苦,除此之外的温度还是高得人浑身跟蒸熟了一样疼。
空调坏了。
这个时间点真是巧到不行,许博远脱力地倒在地上试图再汲取一点凉度,最后以失败告终。

02.
迷迷糊糊昏睡过去后的几个小时内许博远没做梦,丧失意识地让大脑也陷入沉睡,直到有人摇醒他,口气时远时近地催促,让人烦躁得想给他一巴掌。
“小蓝?蓝啊起来了——你在地上会着凉——许博远?起来?醒醒……”
许博远很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他的脑子几乎下意识地回想起蓝溪阁公会和...

瞎写写一个四百天相遇贺。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遇见这样的人。她的头发是浅浅的灰色,眼睛里藏着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笑容会被染成一个干净又透明的颜色,融化在这片天空底下。她算是我的妹妹,但所有的机缘巧合全部起始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游乐园。彼时墨殇还长着一张没长开的娃娃脸,又软又白,很让人想上去捏到泛红。她一个人纠结苦恼地站在门口,有些慌张地扫了扫周围,见了我朝她走去才有点无措地张了张嘴询问,你是…墨陌?

我说是,被她这幅迷茫的样子惹得想笑。我不姓墨,可墨殇是这个姓,我倒也不介意跟她换个同样的姓氏,被这么喊了也不生气。那时候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在偌大的世界里跌跌撞撞或许相遇过好几次,但谁都不记得谁;仅仅这一天开始才认识彼此,反...

【天最】茫然的侦探和茫然的梦

【第一届超高校级的天最文接龙】

○参与者的圈名按顺序用【】括起来啦(x)

○全程高能注意。

○一起动手丰衣足食!

【苏罗】
「所以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最中觉得自己的眼睛稍微有点儿疼。
她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弟弟……呃。在对另一个男孩子动手动脚。

「天海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绿发的美型少年回过头笑,笑容在昏暗的房间里显现出的温柔,完全没继承到父亲那副动不动就希望希望的即将要黑的趋势。

家里蹲的大姐露出了类似于纠结的表情,眼神复杂,听着自己弟弟说,「不当讲。」

………………你怎么好意思?你怎么好意思说这个话??

最中的眼神更复杂了。

「你们就不能出去搞吗?」她压下声音说,作为一个为弟弟18x直播……哦不是......

一个群宣。

给大家一个迟到的新年好!

我们是未来机关不知道哪一个支部!名为天最支部!!

这个支部非常轻松!

我们是未来机关的财政来源(呸)

画画码字出本子!!吃糖撒刀搞事情!!

这里的官配是天海兰太郎×最原终一,不逆不拆w

从昨天开始这个支部里就出现了奇奇怪怪的人

比如说想看天最被抓奸的,想看狛枝抱孙子的,想看天最见家长的。

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要开车。

你看苗木雾切和十神都在支持我们(??)

好了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作为这个支部里唯一一个超小学级我给大家拜个年!!!请给我红包!谢谢!

我们在未来机关的门牌号是:616052609

616052609

616052609...

[男神×你]来啊,互相伤害啊

※这次只有四个因为是突然脑洞(喂?)

※ooc飞啊飞啊飞


-赤司征十郎


你拔剑与他对峙,目光中的怒火几乎要烧出来。而对面的少年笑容依旧,温和又疏离的目光直白地打在身上一阵阵的疼。

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身为这个国家的见习骑士之一,你明明已经非常努力练习了,但是这个人到底是凭什么才会……啧。

你别过头,企图忘掉这些令人分心的杂念。此时此刻你所怨恨的角色站在决斗场的另一边等待着你,直至正式开战。


快点死去吧。


刀剑相抵时分明是毫不留情的下手,正如他本人一样凌厉。然而你却没有看见他蔷薇色的眼瞳之后不单是温和,还有些许无奈与看不见的坚定。


是她的话,就必...

【弹丸论破伪知乎体】如何玩好卡牌游戏?

如何玩好卡牌游戏?

匿名



268条评论


日向创,比起绝望和希望我更关心我的才能。


这里推几个我用来帮着玩卡牌的辅助,不谈方法只谈辅助。



七海千秋-又名: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
打游戏专用AI。
作为人工智能存在的软件,需要自行购买。
手机开机自行启动,因为她不是很想一直在家待着所以电脑安装不上…
功能:
-自行整理卡牌队列。如果有特殊副本会根据副本难度整理,一个用R卡打通SSR级副本的神辅助。
-抽卡抽得很有规律,正常到不太正常。一般来说十连抽自带两张SR,单抽五张出SR,七次SR后的第一次十连带一张SSR。
-和七海讨论后可以开启自动刷材料,就算你退了游戏...

【狛苗】至死方休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投稿XDDD新人投稿心慌慌(喂)

题目至死方休对吧x

感觉好迷啊……好渣,不忍直视(太久没写文。让你懒。该打)


“我可以杀了你吗?”


我敲开了他的门,微笑着问道。


 -

我锁定的目标是个棕发的少年,刘海长长再加上一根超引人注目的呆毛。敲开门的时候他显得有些讶异,眨了眨眼睛疑惑地歪过头:“晚上好…请问您是?”

“唔嗯…医生……吧?我只是稍微想调查一个问题,现在就可以问,可以拜托您回答一下吗?”


“请…请问吧。”

他脸上的茫然依旧没有散去,但还...

“我呢,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东西,也不想成为任何人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为止。”

© 林墨陌 | Powered by LOFTER